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想玩颠覆,智能手表还需要学学

想玩颠覆,智能手表还需要学学

文章作者:李拓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5日 15:18

[本文转载自虎嗅]

F5已烂,iWatch还没出现。

不过现在安卓阵营刷存在感也是蛮拼的,进入九月,魅族三星LG和索尼纷纷推出新款安卓智能手表,加上瑞士传统制表商斯沃琪最近宣称在2015年推出智能手表Swatch Touch的消息,被一些媒体解读为“传统手表不跟上不行了”,但斯沃琪CEO尼克·海耶克(Nick Hayek)可不喜欢这种论调,他强调自己强烈反对“智能手表驱逐现有手表”的观点。因为毕竟,双方的市场定位和体量差距太大。

俗话说“穷玩车,富玩表,二逼玩手机,屌丝玩电脑”,这里所谓的表是机械表。现在,我们忽略斯沃琪的传统表商身份,从定位、功能、设计和价值等几个方面来聊聊,智能手表要想达到苹果设计师乔纳森·伊夫(Jonathan Ive)所宣称的令“瑞士表玩蛋了”的境界,还需要补哪些课。

【定位:简单实用?高端奢华?】

功能。可穿戴设备的功能越多未必越好,能将某一项功能做得恰到好处就是赢家。传统手表可分为“奢侈消费”的机械表与“实用计时”石英表两大类,它们的计时功能明确而根深蒂固。如今稍有历史和机械制造工艺水平的瑞士、德国等传统机械制表商,仍然坚持机芯、外观和消费文化的统一,这令机械表不仅有计时功能,更像是一款奢侈品。亲民的石英表,则主打计时功能,装饰功能居其次。

 

目前智能手表的功能除了计时,无外乎手机信息提醒、健康监测、天气推送及新闻订阅推送等。作为炫酷的数码设备,智能手表只有集成之功,几乎没有一项独有功能能解决用户的“硬需求”。更致命的是,一旦智能手表与互联网断开,其大部分功能都将无用武之地。

动力储存。无论传统手表还是智能手表,其功能照常运转都取决于有持续的能量来源,只不过机械表是动能的转化,而石英表和智能手表则需要电能转化。

多数手动机械表的在发条上紧之后,动力可维持40-50小时,万国(IWC)的葡萄牙系列5102、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5200 Gondolo 等可以达到8天,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的镂空版2260SQ动力储存可达14天;而自动机械表的机芯摆陀则可以随着手腕来回晃动,自动上链并产生持续动力;多数石英表的纽扣式电池则可以支持2年左右的续航时间,太阳能电池的光电转换效率虽不足以维持智能手表的耗电需求,但对于石英表而言,光动能装置足以支撑石英表获得持续动力。

 

▲这款百达翡丽CHR 27-525 PS手动上链机芯,最高可提供48小时动力支持。

智能手表如三星的Galaxy Gear系列官方续航能力为25个小时,已发布但未上市的Moto 360的续航能力据称为两天半,而具有电子墨水屏的Pebble官方宣称续航时间为7天,近几天发布的魅族InWatch则宣称续航时间达到3-6个月(啧啧啧,这时间跨度够大的)。

顶级手动机芯的百达翡丽手表公价可以达到几百万人民币,而以光动能提供持续动力的西铁城也不过几千元。因此,分出一款手表可靠与否的,并非续航能力,而是它们在动力耗尽之后,重新蓄能的手段。机械手表则只需拧一拧表冠,甚至走路时摆动手腕就够了,纽扣式石英表需要换电池,至于智能手表没电时则不得不寻找电源充电。

【设计:美观前卫?低调华丽?】

智能手表的设计风格普遍采用现代风格,但这些个性化设计的产品并未赢得消费者好感。一年来,安卓智能手表阵营经历了从方形到圆形(或矩圆、椭圆形)的过渡,界面和外形设计产生了极大变化。

几乎所有智能手表的设计思路都循着智能手机的惯性思维,被设计成方形,但这种造型在传统腕表界也是少数派,因此都无一例外惨遭吐槽,以至于Moto 360这种原本在传统手表界平淡无奇的圆形表盘和外观设计,一经发布竟然能激起(无审美的)科技媒体一片叫好声。可见在用户的习惯思维下,智能手表外形设计所受到传统手表的潜移默化有多强。但从方形变圆形并不能表明补课就这么结束了——传统机械表的背透、镂空、表盘以及诸多有着质感和人工打磨精髓的细节设计,是智能手表所目前难以企及的。

 

▲果壳Geek第一代是方形表盘(左),但到了第二代的设计图,已经变为圆形(右)。

▲第一排图是三星于2013年发布的第一代Gear智能手表,第二排是三星最近发布的二代Gear S手表,已由棱正转向圆润。

▲LG在2013年发布的第一款G Watch为方形(左),2014年即将在柏林IFA发布的是圆形的G Watch R(右)

 

▲Moto 360被称为有史以来最漂亮的智能手表,也是第一款圆形的安卓智能手表,注意手表界面下部那块黑色的弓形盲区是其UI硬伤。

对比目前已出现的智能手表,传统制表商的外形设计底蕴与呈现效果显然更胜一筹,而机械表的某些机芯工艺美感极强,可以用来做表盘、背透或者镂空款式,从而增加其艺术与收藏价值,这是目前智能手表所不能企及的。来看传统制表业对于美学设计的追求:

 

▲表盘指针装饰:(左)格拉苏蒂(Glashütte Original)的偏心轮倒置(右)雅典(Ulysse Nardin)奇想Freak陀飞轮腕表

表盘指针装饰。传统机械手表某款手表装饰风格一旦固定,表盘设计也就随之固定。德系手表偏爱鹅颈微调和四分之三夹板,这些工艺元素都令背透的美感成倍提升。如上图格拉苏蒂原本背透的双鹅颈加以倒置后,在表盘的一隅显示出来,装饰效果极为明显;上图的雅典表则只有一枚装饰豪华的时针,同时表圈还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转动。

智能手表一般会设计若干可切换的交互窗口,以便增加更多功能。智能手表所有交互窗口都只能共用一个风格的UI,但不同的是,智能手表不允许表盘有太多装饰,否则会干扰视觉以致喧宾夺主。目前Moto 360的圆形UI界面目前似乎并没有做到尽善尽美,还没有很好地解决下部黑色弓形盲区的遗憾。

 

▲背透设计:万国表的葡萄牙系列(5102)的背透

背透。机械表的机芯相对美观,因此背透成为机械表设计审美的大趋势,目前市面上有相当数量的机械手表以背透成为卖点。以电路板和电器元件组装的智能手表在背透设计中完全没有优势。

 

▲镂空设计:左为2014年巴塞尔钟表展的新款宝玑镂空表(经典复杂系列3795),右为罗杰杜彼(Excalibur RDDBEX 0364)镂空机械表。

镂空。比背透更激进的设计是弱化表盘功能的镂空设计。镂空对制表商有着极高的技术要求,因此这类表通常是顶级品牌的专长。如上图中的宝玑(Breguet),经典复杂系列3795,融合了宝玑蓝钢指针、陀飞轮、万年历等诸多经典腕表设计元素,甚至圆润的表盘也经过了手工镂刻。罗杰杜彼(RogerDubuis)则以凌厉粗犷的风格,加上双陀飞轮的映衬,更能获得年轻成功人群的喜爱。智能手表的最大特点是液晶屏和电子元件结构,背透尚无可能,想要做镂空就更不现实了。

 

▲德系包豪斯设计:左:荣瀚宝星(马贝系列),右:诺莫斯(无国界医生版)

包豪斯。包豪斯设计风格源自德国,因此几乎每个德系品牌机械腕表总有那么几款主打包豪斯风格的腕表。除了上图中的荣瀚宝星(Junghans)、诺莫斯(Nomos)外,朗坤(Laco)、斯多瓦(Stowa)与齐柏林(Zeppelin)等厂家都有出产。其共同特征是设计简洁大方,装饰元素不露声色,正装休闲两相宜。

仔细对比不难发现,在外观设计遭遇各种诟病之后,智能手表外观设计已经与UI交互与包豪斯风格非常接近。

【价值:保值还是时尚?】

机械手表的配件类型基本固定,制表商们所要做的,就是用摆轮、游丝、表针等最基础的部件来设计机芯和制造整表。多数设计经典的贵重机械表,保养得体的话可以时尚和保值兼得。如顶级机械表百达翡丽那句霸气的广告词:

“没人能真正拥有百达翡丽,你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

 

▲如果你相信斯沃琪是被逼急了才推出智能手表,那就图样图森破了

就公价来看,目前机械表完成了从几百元人民币到上百万元价位的普遍覆盖,而世界上已经出现的几款智能手表,价位多在3000元以下。但试想你还会用十年前的电脑或手机么?作为数码产品的智能手表,批量生产的价格本就不高,在摩尔定律和“安迪-比尔定律”共同作用下,处理器、屏幕、电池等形态都在快速升级换代,如今恐怕也难逃“配置升高,价格下降”的魔咒,何况奢谈“保值”?

一个新潮数码时代正在企图颠覆老旧机械时代,但在定位、设计和核心价值等诸多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智能手表想要获得消费者认可,恐怕还很难。

编辑吐槽:智能手表也许的确有先进的性能和现代化的款式,不过想超越多年以来一直代表地位和格调的高端传统手表,显然还是缺少竞争力啊~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李拓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