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大城小胖”和他的小小爱好

“大城小胖”和他的小小爱好

文章作者:大狗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6日 07:22

[本文转载自触乐网(chuapp.com)]

“你的梦想在别人眼里可能屁都不是,你反复告诉别人,你的梦想有多伟大多重要,毫无意义。”小胖说。

一个月前,《Deviant Steel》的开发陷入困境。凌晨两点多,他发了条微博:“游戏很可能就到这里了,最后我还是死在了自己的‘爱好’上。”

他说,他只是想做一款自己喜欢的游戏,只是出于这样一个小小的爱好,与伟大无关。

   

■ 《Deviant Steel》做了4个月后,弹尽粮绝,只能靠外包养活自己

这天下午,小胖接到上海杨浦区某创意产业园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之前申请的免费办公场地没能审批下来。

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一个月前,他拿着《Deviant Steel》的商业计划书找到对方。对方兴趣不大,对他说:我们这里已经入驻了很多手游公司,其中有些规模还不小,你们这种两三个人的小团队,恐怕没什么机会。

小胖只能继续蹭朋友的办公场地。朋友那边两个人,他这边两个人,4个人挤在浦东八佰伴附近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屋里,8平米月租3000多。

   

最近,他的睡眠很不好,每天凌晨三四点躺下,八九点又爬起来。熬夜对30多岁的他来说,已不再是一种享受。“别人熬夜是困,我熬夜是疼,胸这里疼。有时候脑子里想着游戏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

《Deviant Steel》做了5个月,花的是自己的钱。积蓄耗光了,现在靠外包维持生计。外包的收入不稳定,也不多,好的时候每月五六千,差的时候每月两三千。

   

两年前,在公司上班时,小胖的月薪是两万多。如今,他的那些老同事,大多已经月入三四万,有的创业后拿到了千万投资,而他还在为自己的这个“小小爱好”忙碌。

小胖觉得挺好,至少自己的快乐不比别人少,经济压力也不算太大。以前手头有点闲钱时,他已经一次性付清了一年多的房租,平时的开销,主要就是交通、吃饭,见一些投资人和做游戏的朋友。

眼下最让他苦恼的是,外包牵扯了太多精力。他同时接了三四个外包,每天在不同的QQ群里来回切换,和客户沟通,处理各种需求,几乎没时间做自己的游戏。按照原先的计划,即便全力开发,《Deviant Steel》的iOS版本也还要三四个月才能完成。

“现在最愁的就是这事儿,想着赶紧把手头的外包结了,把游戏的官网做起来,搞一个小型的募捐活动,把这几个月挺过去。”小胖说。

他的募捐目标是一万元。

■ 在赚钱与梦想、创新与山寨、对得起自己与讨好投资人之间不断摇摆

与两年前相比,小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至少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可能拉不到投资,未来要靠外包养活自己,而且游戏就算发布也不挣钱”这个现实。

两年前,他离开盛大创新院,与别人合伙组建手游开发团队,2名程序、9名美术和1名兼职策划,目标是“山寨《部落冲突》”。

游戏做了一年多,花了30多万,最终没能拉到投资,团队在一片混乱中解散。

   

“山寨COC那会儿已经被做烂了。”小胖统计过,全国号称“山寨COC”的团队有300多个,最后做出成品的有三四十个,其中不乏大公司,他们这样的初创团队根本无法与之竞争。

团队解散后,他们重组了一个4人团队,凑了十万块,打算做些小游戏,先挣点钱。

两个月的时间,做了两三个游戏,唯一发布的是一款叫做《Beside You》的iOS游戏,定价6元卖了30套,赚了100多块钱。

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感到意外,游戏本身存在诸多不足,也没有任何宣传推广。令他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感动的是,第一篇关注这款游戏并真正写出游戏精髓的评测,竟然来自一家破解游戏的盗版网站。他在这篇评测文章后面留言道:“Hi,我是这个游戏的作者。这个评测是谁写的啊?很想认识一下,谢谢了。”

事后总结经验教训,与国内无数创业失败的手游团队并无不同:“在赚钱与梦想、创新与山寨、对得起自己与讨好投资人之间不断摇摆、纠结,最后浪费了时间,消耗了激情,产生了矛盾,花掉了钞票。”

他决定放弃“摇摆、纠结”,做一款自己真正想做的游戏:潜入游戏。

   

潜入游戏是小胖从小到大的最爱。十年前,他的大学毕业设计就是一个潜入风格的手机游戏。毕业后,他做了6年前端工程师,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业余时间用Java做过一个类似《盟军敢死队》的潜入游戏。2011年加入盛大创新院后,他开始研究HTML5技术在移动平台上的应用,又用HTML5做了一个 3D潜入游戏的原型。

今年3月,小胖带着一名策划、一名美术,决心正正经经地做一款潜入游戏,“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了结自己的一个心愿”。这款游戏就是《Deviant Steel》。

■ 想想后面有这么多人相信你,你怎么能辜负他们?

“第一次创业是为了赚钱,失败了。第二次创业是为了梦想,但却没钱了。”小胖自嘲道。

创业两年,他个人掏了20多万,包括向朋友借的14万。《Deviant Steel》做到第4个月时,弹尽粮绝。

他想到了众筹,但在联系了几家众筹网站后,他发现众筹在国内已经变了味。“其实就是变相拉项目,他们需要的是有商业潜力、能拉来更多投资的游戏,我的游戏显然不符合他们的标准。”

众筹网站对游戏提出诸多修改要求,画面要卡通、颜色要鲜艳、要加入内购……这让他很不爽。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的游戏不违法,具体怎么做,轮不到众筹网站说话。

   

更令他不满的是,对方流露出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你不是上帝,我也不是在乞求你的施舍,大家是互帮互助的关系。我去他们的官方微博看过,每天的转发量还没我随便写个段子的转发量大。”

他决定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起募捐,为的是和这些众筹网站“斗个气”。8月4日,他在微博上发了一段《Deviant Steel》的视频,写道:“如果您看了视频,便已经决定支持我了,可以用支付宝钱包扫描图中二维码,进行捐赠。谢谢您的信任和支持。”

他的预期是“有个七八百块钱就不错了”,没想到微博刚发没多久,他就收到了第一笔捐款,500元,来自《蝉游记》联合创始人王益善。两人以前一起混过Java开发社区,彼此认识。

随后两天,捐款纷至沓来。1024元、512元、256元、128元……“一看就知道是程序员捐的”。最后的结果远远超出预期,他总共收到近万元的捐款,金额最大的1024元来自一个陌生人。

这让他觉得“受宠若惊”,又有些为难:“几块几十块的,我好回馈,成百上千的怎么办呢?这个游戏的主题比较灰暗,用他们的名字做个NPC什么的,好像也不太合适。”

   

不管怎样,一万元解决了燃眉之急。等忙完手头的活儿后,他决定不再接外包。先把游戏的官网做好,制订好回馈计划,在官网上发起小规模募捐,目标还是一万元,然后用两次募捐得到的钱,全力开发游戏。

“想想后面有这么多人相信你,你怎么能辜负他们?”小胖说。

■ 无论你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异类,坚持信念,总能创造出自己的价值

小胖的微博有两万八千多粉丝,很多人关注他,因为他是前端开发方面的专家。不过他很少在微博上聊技术,相反,总爱说一些“不太正经”的话。

“很多人觉得我就是个‘大逗逼’,其实我内心挺文艺的。”小胖说。他喜欢参加独立游戏圈的GameJam活动,限定主题,48小时内即兴创作一款游戏。这两年,他在GameJam上做过不少“文艺范儿”的游戏。

   

比如《云》,主角是一朵乌云,身边堆满白云。在白云眼里,乌云是个又丑又无趣的家伙。玩家需要控制乌云尽可能多地吸收空气中的水分,降下雨水,滋润大地。游戏的寓意是,无论你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异类,只要坚持信念,总能创造出自己的价值。

还有一款类似《涂鸦跳跃》的游戏,空中悬浮着一个个倒着走的时钟,玩家需要抓住这些时钟,不断往上跳跃。时钟一旦被玩家抓住,便会迅速消失。游戏的主题是爱情,主角错失挚爱,试图与无尽的时间较劲,找回过去,可惜时间总是无情地吞噬一切。

他最满意的一款“文艺范儿”的游戏,是今年年初在GameJam上做的一款名为《Win Isn’t Everything》的游戏。空中漂浮着一个白色小球,点击它的附近区域,会把它往相反方向轻轻推动。玩家的任务是从屏幕左侧将小球一路推至右侧,并尽可能避开场景中的一个个白色方块。

每撞一个方块,小球的颜色就会变暗一些,撞的方块越多,颜色越暗。进入下一关卡后,颜色比小球亮的方块将会自动隐形,玩家有短暂的时间记住这些隐形方块的位置。

从玩法上看,这是一款考验操作和记忆力的游戏,而小胖赋予了它更多意义:“白色小球代表的是你,这些方块代表的是你身边的人。你每撞一个方块,表示你伤害了一个人。当你伤害的人越来越多,你会变得麻木,再也看不见那些比你纯洁的人的存在。你的眼里只剩下那些和你一样肮脏或是比你更肮脏的人。”

游戏结束时,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Don’t forget to look at the color of your heart。”

■ “成功”的定义很简单:收回成本,有足够的钱开发下一款游戏

小胖经常很晚回家,从浦东坐公交车回杨浦,经过杨浦大桥时,透过车窗,远远地能看见灯火辉煌的陆家嘴。

“我喜欢上海,但这座城市的美好似乎与我无关。”小胖说,“以前看励志电视剧,一个打工妹或者北漂,站在天桥上对着这座城市大喊:我来啦!我一定要在这里出人头地!那时候觉得很土鳖,现在想想就是这种感觉。”

在上海呆了8年,他觉得自己和来这里旅游的路人没什么区别。去陆家嘴、人民广场这些繁华地段的写字楼见投资人时,他总会产生一种“自己不属于这里” 的感觉。他希望在这座城市取得一份属于自己的成功,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什么是“成功”?他说不上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以财富衡量。

   

现阶段,他对“成功”的定义很简单:自己做的游戏能够收回成本,而且有足够的钱开发下一款游戏。

《Deviant Steel》可能很难达到这个标准。小胖的计划是,明年春节前,先发布游戏的iOS版本,等收回一些成本后,再追加更多关卡,以及机器宠物、机器人组装等新玩法,未来争取登陆Steam平台。和很多独立游戏开发者一样,他把能否登陆Steam平台视为评判游戏品质的重要标准。

小胖每天关注App Store的官方推荐游戏,他觉得自己的游戏与它们相比并不逊色。按照他的预估,游戏上架后,下载量应该可以过万,扣除盗版和限免,付费下载量大约在一两千左右,定价12元,最后的收入差不多有一两万。

这笔钱,远不足以填补之前付出的成本,更不必说开发下一款游戏。

   

半个月前,小胖去北京参加第三届HTML5峰会,做了技术演讲。会后,他听朋友说,花两三天时间山寨一个《神经猫》《别踩白块儿》之类的HTML5小游戏,转发轻轻松松就能达到数十万,靠广告就能有上万元的收入。

“我也是个俗人,受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心里也会纠结。”小胖说,“《Deviant Steel》没法给我带来什么,不管金钱还是荣誉。但这些都不重要,它就像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上不了清华北大,当不了明星总统,那又有什么关系?他是你的孩子。”

■ 结束语

远在家乡的母亲对小胖的工作和婚姻大事急在心头,却从不说什么。“我知道她着急,她不说,我就装不知道。平时也不怎么给她打电话,这点其实挺不好的。主要因为一打电话,我妈就会激动,我妈就哭,激动得哭。”小胖说。

他为《Deviant Steel》创作了一个很文艺的故事。游戏的主角不是英雄,也不是人类,而是一台被工厂淘汰、即将被销毁的机器人。大多数机器人在面对被销毁的命运时,都选择了默默接受,因为他们知道,即使逃离工厂,自己也将因没有能量补给而死去。

但游戏的主角拒绝接受命运,他选择了逃亡。虽然明知结局无法改变,但他愿意为了看一眼外面的世界而死。

小胖为游戏写的宣传语是:“我不害怕死亡,我只是害怕在死去之前,从未真正活过。”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大狗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