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飞鱼科技CEO姚剑军:做自己的游戏品牌

飞鱼科技CEO姚剑军:做自己的游戏品牌

文章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8日 14:49

近期赴港上市的闽企“飞鱼科技”,成为了许多创业者关注的焦点。这家市值20多亿元的网游公司,因为两位80后老板而声名大噪,他们是飞鱼科技的CEO姚剑军和总裁陈剑瑜,分别持股30.447%和17.417%,江湖人称“阿飞”和“小鱼”。



阿飞是永春下洋人,小鱼则来自泉州。仰慕者均惊讶于如此年轻的创业者,能创下如此惊人的成绩。然而,这一切看似偶然,却早已奠定了必然的可能性。阿飞曾是一个通宵玩红警、仙剑的“坏学生”,却在19岁那年突然对游戏有了反思和自省;虽然才32岁,阿飞已经历过3段互联网创业,从业13年。


在上市前1年,阿飞和小鱼都曾拒绝过上市公司的并购邀约,总价超过20亿元,这也提醒他们:


互联网,为两个怀抱激情和梦想的年轻人,提供了另外一条有别于常人的成功之路


坏学生的逆袭


“人生的很多节点,会有很多未知和偶然性,但是这些偶然性有时候也有他的必然性。我通过玩游戏来接触电脑,才开始对计算机产生很大兴趣”


在19岁之前,对于阿飞而言,成功还没有任何预兆。1997年,初中毕业之后,听说“高中很悲惨”,阿飞一个人跑到重庆读中专,机电专业。跟那个年代的很多男生一样,在校外小店,阿飞第一次接触电脑,更很快迷上了红警、仙剑一类的单机游戏。山高皇帝远,阿飞沉迷于游戏中无法自拔,白天睡觉,晚上通宵打游戏,基本上不怎么上课。2000年元旦,他突然发现,常去的一家电脑店,竟然转型成了网吧。在阴暗的电脑房里,阿飞第一次被互联网震惊,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人和人相聚千里,却可以仅凭一条网线,聚集在同一个网络聊天室里。


19岁,阿飞中专毕业,回到了永春的家中。没有其它逃避的借口,他像突然开窍一样,思考未来的种种可能。既然那么喜欢计算机,为什么就不能通过它来谋生?阿飞向父母要了一台电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摸索。他在家自学电脑编程,并搭建了一个可以玩游戏的网站,平时有1000多人在线,他向每个会员收取每月10元的会费。那年,他的月收入曾达万元。


和同龄人不同的经历,让阿飞更早成熟。曾有一位大叔级别的会员打电话给他,聊着聊着就哭了。原来,他认为自己在游戏里受到了不平等的对待,对方一帮人有多坏。这让阿飞非常震惊。“我是做游戏的,随便更改后台数据,就能让玩家变成最厉害。在我眼里这些都是不值钱、虚拟的。”阿飞说,这次也让他对游戏有更深入的理解。游戏虽然是虚拟,但也特别真实,它的真实是因为人们对新的世界产生价值观,产生了和现实中一模一样的情绪。


这些,也让阿飞开始有很多人生思考和目标。刚做网站时,他的目标是赚到1万块钱,很快就实现了。当时很多同学,上班也就1500的工资。互联网让很多东西成为可能,阿飞意识到,他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实现梦想。这不需要自己拥有多异于常人的天赋。他可以宅在家里自学知识,再拿它们去实现人生目标。


从泉州到厦门


3段创业经历


“如果我是传统企业的老板,去投资一个游戏,很可能在这个点上就退出了。我是坚信这个方向没错,并且我们有这个能力去做,需要的是去总结、修正。坚持一些对的事情还蛮重要。有很多人在这个节点就放弃了。”


好景不长,2001年底,阿飞的网站已经开不下去了。随着互联网从拨号上网到宽带的转型,许多大型网络游戏开始出现,例如最出名的石器时代。“很多人都去玩石器时代了。而我的程序还是拨号上网。”阿飞说。当时,他还在永春下洋的家中。一开始,他想做一个本地门户,抢注了yongchun.com(永春信息港),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也有问题:永春的网民没那么多。这时,中国大量的网站站长正在崛起,阿飞也曾混迹在一些站长聚集的论坛,但是,这些论坛给了他很不爽的感觉,但人气奇高。他意识到,做一个综合性的站长网站,机会非常大。2002年,他找到南安网友“顽石”(李伟平),一起创办了奠定他江湖地位的 “站长之家”。顽石负责内容,阿飞除了内容,还要写程序、做网页,谈广告。这时他才20岁,基本上天天关在屋子里,没有接触屋外的社会,但是通过一条网线,他开始接触各式各样的人,在这当中也迅速地成熟起来了。


他甚至想过在永春开一家网吧,等到只差资金投入时。他开始反思,即便在永春成功了,也做不大。彼时,现任美图秀秀CEO吴欣鸿已经跑到厦门创办了交友网站,如今知名但当时还不出名的天使投资人蔡文胜也在厦门。厦门,聚集了一批互联网创业的年轻人。


改变他人生的选择再次摆在面前。他义无反顾的来到厦门继续创业,并正式注册公司,创办了知名网站“CNZZ数据统计”。2006年,两家网站的收入,已经让他买上了人生第一辆宝马车,但是,超越于物质的梦想还在脑际激荡。面对“站长之家”百万级的站长资源,阿飞曾无数次想过用什么方式来开发,共同获利。 2008年,全球经济和网络进入低潮期。彼时,网页游戏正如火如荼。机会来了,他和几个合伙人,筹集了近400万元,厦门光环游戏正式成立。然而,由于缺乏经验,当时做的第一款网页游戏没有火起来,但是钱却烧完了。


这又是一个痛苦的抉择,让阿飞现在回忆起来,依然觉得,自信和坚持是何等重要。尽管失败了,但是他坚信,页游的机会依然很大,只是自己没有做好。为了启动下一个游戏,他开始四处借钱,房子抵押贷了100多万,找家里借了10 万。很快,第二款游戏“神仙道”推出之后,就有人找上门做代理。阿飞从神仙道尝到了甜头后开始了更远大的计划。


拒绝并购邀约


促成飞鱼合并


“如果只是因为利益捆绑走到一起,并不长久,真正的伙伴肯定不是以利益来衡量的,而是相互信任,相互认可。”


飞鱼科技的另一半“凯罗天下”,在2012年正式成立,由美图秀秀的联合创始人小鱼创办,并推出了至今仍极为火爆的手机游戏《保卫萝卜》。2013年,凯罗天下推出续作《保卫萝卜2:极地冒险》,萝卜系列今年上半年(截止至6月30日)已收益31925万元。


实际上,小鱼也是泉州人,和阿飞认识已经10多年。今年4月,厦门光环收购凯罗天下,两家新兴游戏公司正式合并。飞鱼的结合,看起来有诸多必然,但是,阿飞解释说,这并非外界揣测的纯粹为了上市,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去年,国内股市兴起了一股并购、重组潮,泉企梅花伞就是在当时与“游族网络”重组,被成功借壳。正冉冉上升的阿飞和小鱼,同时都收到了一些上市公司的并购邀约,对方开出的价码都不低,两家公司加起来总计达到了20亿元,足够两人一生衣食无忧。


然而,正处创业期的阿飞和小鱼,早已过了对金钱无比渴望的阶段。他们反问自己:要把公司卖掉吗?之后能干什么?“我们想不到比玩游戏更好玩、有意义的事情。这个行业还只是刚开始,后面还有很大空间,现在卖了又太可惜。”


整整想了1年,两人最后的结论是,这个时候不能把公司卖掉,往后可以做的成绩更大。“我们已经有了一定基础,比别人高了一个台阶。哪怕是变成现金,对我们又有什么意义?所以创业的人,你希望能把事业做得更大,你刚才爬过一个小山坡,前面还有好多高山,难道你就在这里放弃了吗?这不太符合我们的性格。”阿飞告诉记者,最后两人一拍即合,还不如一起做算了。


“既然我们一起经历过这些过程,很多想法又出奇地一致,价值观、做事方式,彼此信任,那干脆一起做吧。”阿飞说,合并时两人就有准备,哪怕未来不上市,也依然要一起做游戏,因此和上市没太大关系。合并并不是为了上市。


以下为飞鱼科技CEO姚剑军专访内容


姚剑军:做自己的游戏品牌



赴港上市,让飞鱼科技突然间爆红。然而,上市毕竟不是终点,而是下一个征程的起点。至少,对于飞鱼科技的两位80后创始人而言,他们的游戏梦想才刚刚开始。

到目前全国每年200多亿的手机端游戏(以下简称“手游”)市场,飞鱼科技今年上半年的手游成绩单,仅有约9000多万元。“网络游戏的市场空间仍然很大。”飞鱼科技CEO姚剑军认为,目前手游的收入占公司的7成左右,未来的比重还会越来越大。手游的机会还在,未来肯定有更多游戏集团诞生,甚至三足鼎立,但是目前国内这块的格局还处于战国时期的厮杀阶段。


【战略】


做游戏品牌,做自己的IP


2014年被称作“移动游戏IP年”。一些经典著作(如金庸武侠系列)、热播综艺节目(如《爸爸去哪儿》)、动漫卡通(如《海贼王》)等被改编成移动游戏。原创品牌,成为了游戏行业的奢侈品。


记者:作为一家游戏公司而非传统企业,上市对于你们而言有什么意义?


姚剑军:我们都是很良性的公司。不上市的话,股东每年分红,包括底下的员工,都可以过得很不错。但是整个网游行业正在快速发展,我们需要跑得更快,这就需要很多条件,比如公司的规范化运作。上市可以让公司更加规范;让公司在行业里有一定话语权,获得一定的市场地位,我们也希望吸引更多人才。上市一定程度实现员工和公司的共同成长,包括期权,员工奋斗的成就可以在股票上体现。创造出这个价值。上市对于我们来说意义很重大,特别是在行业快速发展的时间点。如果不上呢,可能就一直是一家小公司。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上市对我们而言又很简单,也没有那么重要,就像我们曾经搬家一样。这是个公司发展的事情,从一个公寓搬到一个大的办公室。接下来,对我们更重要的事情是,我们怎么样去吸引更多的人才,让公司发展得更好,


记者:飞鱼科技有哪些发展战略和规划?


姚剑军:我们公司有个很大的策略,做好精品游戏,每个产品都足够精,打造成一个优秀的品牌。这个品牌在公司长远的发展中有很大价值,对于游戏行业而言,无形资产是更重要的。有一些游戏公司会买一些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回来,我们不太喜欢拿IP回来改编成游戏再去运作,因为我觉得这个是别人的,万一我做完3年、5年,IP是别人的,要还给人家,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只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赚了一点钱。从企业往后5年、10年甚至几十年来看,对企业是不利的。我们希望打造自己的品牌。这是我们比较大的远景。


我们跨出了第一步,用过去的一些成功产品证明了自己,比如《保卫萝卜》系列。品牌策略是有利于企业发展的。


记者:如何深度开发游戏品牌?


记者:一个游戏当它可以覆盖上亿玩家时,它就具有品牌意义,也可以让我们走得更长远,比如《保卫萝卜》,后来有《保卫萝卜2》,这证明我们自己去创立的品牌有更强的生命力,而不是做一波就没了。如果游戏本身变成一种品牌,未来你还可以做更多事情,不单单是游戏,比如去做影视类的,更多产品的开发,都可以有很大空间。有了品牌,才有延伸出更多产品的可能。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多创造出一些属于自己的游戏品牌,特别是原创的。截止2013年6月30 日《神仙道》约有1.7亿注册玩家,《保卫萝卜》约有1.9亿的下载量,包括《三国之刃》的各方面表现也不错。我们更希望公司未来能生产出更多这样的产品,而不是仅仅局限于这些。


当然,开发新产品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什么样的公司,会去做什么样的事情。为什么是我们做出了《神仙道》,因为我们有这样的团队、这样的企业文化。我们核心的管理团队都是做产品出身。这也包括我,从当时个人网站到后来的项目,大部分是我亲自带的。这也让我更关注产品本身。一个互联网企业,最根本的是它的产品好不好。在互联网上,要做好一个产品,不需要大量的推广费用,你更多依靠产品本身、用户口碑,就可以很快的火起来。就像保卫萝卜,实际上没有做过任何宣传,但在用户当中做到口口相传的效果。一开始时很多女性喜欢,她身边的很多男生就会跟着玩。


【未来】


加大手游投入


智能手机的普及,让电商看到了下一个红利的来源,也让网络游戏有了更大的市场载体。手机端游戏这块大蛋糕,成为了各大游戏公司抢食的焦点


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今年上半年飞鱼科技手游的营收已经达到约9000多万元,占比7成左右。未来手游是否成为发力目标?


姚剑军:在国内的手游市场,去年是120多亿元,今年则是250亿元左右,明年预计400亿左右。你会发现,市场空间很大,但我们公司一年几个亿只是占一点点。飞鱼科技有12支游戏团队,还保留了3支页游的团队。其余9个全部是手游团队,有的还是在研发中的产品,尚未推入市场。现在,手游收入占公司的7 成左右,未来比重会越来越大。


当然,网页游戏(页游)我们也会接着做,页游这个行业虽然这几年没有快速增长,但是它的市场就在那里,还是个很大的市场。现在市场里很多竞争者都跑去做手游了。相反,我们感觉,好像又有机会了。


记者:你们在手游市场的有哪些规划?


姚剑军:国内手游市场将会经历从战国到三国的洗牌,现在处于战国时期,行业内有很多公司,但是没有谁敢出来说自己是行业第一,因为可能别人出1款游戏就把它打败了。但是这是一个过程。飞鱼科技和其它公司不同的是 ,我们的经验更长。我们经历了从页游到手游的转型,而且是转型成功了。


所以我们公司的策略里,不是定位为开发某一种产品,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研发型公司。只要是足够好玩、很有前景的产品,我们都会去涉及。我们要思考的是,它是不是足够好玩。我们公司的文化是:简单有趣。这也是我们产品的理念,看起来很简单,但玩起来很好玩。简单有趣也是我们的企业文化,我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没有任何官僚和层级,你就是来创造好玩的游戏。有趣,我们希望员工是快乐的,才能将快乐传达给用户。


记者:飞鱼科技目前已经拥有北京、厦门两个研发中心,未来还有哪些战略布局?


姚剑军:我们会陆续不断在国内寻找工作室。厦门毕竟还是有一定局限性,这类人才可能在北上广深、成都,那里都有不错的团队。我们希望拥有共同目标、梦想的团队加入我们的体系。这个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当然,我们不是希望快速扩张,成为1、2000人的大企业。我们这个行业,人真的不需要多。像国外很火的游戏公司Supercell,到现在为止也才100多人。


【企业文化】


如何吸引年轻人


和传统企业相比,游戏公司不需要巨大的厂房和昂贵的设备。他们唯一需要不断投资而且回报丰厚的,正是企业团队和人才本身。80后CEO姚剑军更懂年轻人,他不坐在装修一新的独立办公室,而是和团队挤在一排排办公桌当中。


记者:据说,你们公司的员工,上班逛淘宝、聊微信是被允许的。


姚剑军:有些传统的软件企业,要把公司电脑的USB口堵起来甚至是过滤网络,不让员工上网,不能这样那样,让公司员工就跟机器人一样。我认为这样是不对的。现在这个时代,公司主力都是80后,他们接受不了这种状态。不让他上淘宝、聊QQ、上微薄,这不可能的。而且这些东西已逐步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不可能把它割裂出来,像一个血汗工厂一样。我们更希望营造一个开放自由的公司氛围。比如我坐在团队里,大家看到好玩的东西也会跟我说。


在我们公司没有什么总的,大家看到我都叫我阿飞。我们的架构特别扁平。除了财务、商务是独立的,各个创始人都会分管各个项目组。再往下就是游戏制作人。我在团队里,最底层的员工不会跟我有任何隔阂。最底层的员工可以找我,告诉我他想做什么游戏。


不过,很少有那种不干活都在玩的员工,只要不影响正常工作,像我们的研发、策划、甚至是客服人员玩游戏也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当然度是要靠自己把握的,如果不做事情,一直玩游戏,自然会被团队排斥。这种人肯定是留存不下来。我们的团队都是产品出身,我们的企业文化就是产品导向。大家更多的是研究,这个游戏哪里好玩,什么地方设置得很巧妙。而不是在研究公司今年要赚多少钱,明年赚多少钱,因为那些东西只是个结果而已。更关键的是公司能不能研发出好玩的东西,产品够不够创新。


记者:这跟游戏行业的整体特性比较吻合?


姚剑军:首先,做这个行业的都是年轻人,他们的特点就是不喜欢被束缚,喜欢自由。游戏行业,我也更希望的是一个开放的心态,你如果用传统企业那一套,可能公司就没有生命力。我们现在有300多号人,未来也不希望变成一个大公司,而是希望足够精,人的能力更强。我们希望找到更优秀的人才。这也许是因为我们公司一直都很屌丝。


互联网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团队。现在来看,我们的团队和其它也有很大不同,我们不是有很多年游戏开发经验的,我们仅仅是有很多互联网产品经验的,不管是神仙道、保卫萝卜,都是以前没做过游戏,也希望有好的想法和有相同理念的人加入我们公司。做每一件事情,如果学习能力、是足够的,就已经有机会了,我们也从来不看学历什么的,像我们公司有些项目的负责人也是没有大学毕业的。身上没有包袱,没有先入为主的概念,反而能把事情做好,提出新的想法,我们更希望是,有很多为什么。还能怎么样,能不能做出不同的感觉。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互联网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