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飞鱼科技姚剑军:曾被评为B级的《三国之刃》

飞鱼科技姚剑军:曾被评为B级的《三国之刃》

文章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5日 10:46

12月19日,GameLook在深圳与腾讯联合举办了“GameLook开放日腾讯移动游戏专场”活动。在活动上,飞鱼科技CEO姚剑军就《三国之刃》研发和运营的历程进行了介绍。

在会上,姚剑军详细介绍了《三国之刃》从开发完成到上腾讯背后的历程,“《三国之刃》2012年就开始立项制作,不被看好只被评为B级,无奈选择自己运营。然后被腾讯看中,从手Q独代到评为精品游戏,一步一步走来。”

“两年多的研究使得我们对这种类型的游戏有足够的了解”,姚剑军解释了《三国之刃》成功的原因,“加上腾讯给我们的压力,使得产品品质不断提升”。此外姚剑军还分享了不断推出成功游戏的秘诀,“首先要明确游戏定位,然后在研发过程中不断验证和修改,最后选择恰当的运营公司”。

演讲最后,姚剑军表示,“现在页游市场不健康,平台只求能挣快钱的产品。希望平台能够给创新游戏机会”,并呼吁,“厂商不应该只关注国内市场,中国精品游戏应该走出国门”。


以下是现场演讲实录:

姚剑军:业内很多人都不太了解飞鱼科技,这个刚成立的品牌今年7月份才对外正式发布,12月份就上市了。很多人觉得这个公司很牛,怎么几个月就上市了?实际上我们这家公司的历史还是蛮悠久的。

我们是中国第一波做页游的厂商,从2008年开始。然后中间走了一些弯路,在2011年的7月份推出了一款游戏《神仙道》。我们很早就开始布局想做手游,2011年我跑去北京跟小鱼讨论建立北京研发中心的想法,后来就有了《保卫萝卜》,2012年初相隔半年我们就推出《神仙道》的手游版,后来我们也陆陆续续推出了一些手游产品。


2012年就开始立项 时隔两年终成前列

《三国之刃》是我们在2012年布局时的作品,这个产品有挺悠久的历史,为什么说悠久?《三国之刃》在2012年初就立项,2012年的7月份推出了《乱世之刃》,这款游戏还有一个名字叫《闯三国》,2013年12月份我们又推出了网络版名字叫《乱世之刃(2)》,我们自己运营了半年的时间,腾讯发现我们这款产品后找我们聊,后来这款产品就签给了腾讯的手Q独代,上了手Q以后数据不错,又被提升为精品游戏,到今年10月份上IOS。这款产品还是有蛮悠久的历史。

刚才邢山虎大师演讲提到当时有一些纠结,产品到底给谁?到底要怎么运营?其实我们也想了很久,整整想了一个月的时间。而我们的情况还不太一样,《三国之刃》这款产品已经上线了,在App Store排得很靠前,收入也很稳定。腾讯找我们说能不能独代给他们?如果独代的话我们就得把此前iOS的产品下架。同个时期还有很多发行商找我们想要拿安卓独代,并开了很高的价钱。当时确实很心动,一边安卓可以立马拿钱,另外一边iOS有稳定的收入和利润,这个时候我到底要不要做这么大的决定与腾讯合作?真的非常纠结。是选择拿现钱,还是上腾讯,可能收入会有更大的空间。

后来《三国之刃》从数据表现到最后被腾讯提升为精品游戏,我们也觉得挺不容易的,有一种屌丝逆袭的感觉。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自己运营?是因为一开始我们代理不出去,我们拿给别人评级,这款产品被评为B级。评级这么低,飞鱼也只能自己推试试看。后来腾讯开始找我们,因为之前听说和腾讯合作的分成比例是很低的,怎么办?如果这么低是不是不划算?包括我们在上市路演的时候也有一些基金问我们,听说和腾讯合作是1:9,你们拿一成?其实不是这样。


深入研究 给自己压力

1,我们团队对这个类型的游戏研究得足够深入。从2012年开始立项要做这款产品到今年上腾讯,中间花了非常长的时间去学习,所以这是《三国之刃》为什么能做得比较好的原因。我们做得时间比较长、积累很多、团队也很拼。刚才邢山虎大师提到腾讯的员工很拼,自己的同事很拼。在中国做游戏压力太大了,2008年我们开始做页游,一直到2011年才推出一款页游,就是因为以前我们从来不加班。来到广州和深圳发现人家原来是这么拼的,而厦门是个很悠闲的城市,完全不加班,六点不走大家都会觉得很奇怪。结果我们回去一加班就做出了《神仙道》,一加班就做出了《三国之刃》,研发团队的投入至关重要。

2,腾讯的运营团队很给力。飞鱼是一家CP,在这个行业里也和其他的运营公司有过很多合作,这些公司里目前来看,我觉得腾讯是最拼的,每天都到12点。以前做页游会有一些公司在配合的时候,当我们加班到晚上十点、十一点,我们发现对方没人了,要做一个决策得等明天,我们只能回去洗洗睡了。确实腾讯的运营团队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这个帮助不仅是大家都在一起拼,还有对于整个产品的提升。《三国之刃》在外面被别人评为B级,为什么可以一步一步走上来?腾讯给我们很大的压力。以前游戏自己运营,运营团队提的一些东西,研发团队都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做的,一直赶东西、赶内容。这个时候我们抽不出精力把游戏主城的界面改改,登录界面改改。腾讯代理以后这些都变成我们的压力,腾讯提出来的合理的规范化的要求我们都不能拒绝,数据有问题就得改。不改的话当时为什么放弃外面现成的收入选择与腾讯合作呢?这个过程确实挺不容易,愣是把B级的产品提升上来。

很多人问我们,你们公司做过好多成功的产品,页游上有《神仙道》,手游版的《神仙道》表现也挺不错,2012年游戏上市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占据榜首,包括休闲的手游上还有《保卫萝卜》,现在还有《三国之刃》、《囧西游》,为什么能做出来?包括我们去路演的时候,很多基金也问我们同样的问题,大家都很想知道为什么。


准确定位 不断验证 选择好的运营

整个研发过程中会有各式各样的坑,各种不同的团队会跳些不同的坑,为了避免这些坑我们有些自己的观点分享给大家。我们抓大的节点可能有三个:

一是做好定位,当时我们为什么做《三国之刃》这款产品?是因为我们的团队没有什么经验,只有我们主美的动作设计比较强。当时会考虑定位这个产品未来是否有足够大的市场,例如当时在想,如果80后能有玩三国街机的感觉,是不是能让很多80后都进来,他们也是现在付费的主力,包括后面很多产品的定位也非常的慎重。产品的定位非常的关键,很多团队找我们聊产品,有很多想法,但大多是不成熟的。大家在开头的那一步就没有想清楚、没有想明白就去做了,为做而做。

二是在研发的过程中不断的验证。业内大家都在讲好游戏都是改出来了,确实如此。很多团队都死在游戏做完了团队就散了,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去验证游戏。《三国之刃》之前也花了很长时间的验证,飞鱼自己花钱去推广,这个过程对于我们这款产品的积累至关重要。

三是产品交给谁来运营。站在CP的角度说,当你把产品做出来,并做好了验证,你该让谁去运营?其实很简单,产品做好就找最多玩家的地方,比如说腾讯。这也是飞鱼模式特别简单的原因,为什么上市这么快,因为我们模式太简单了,收入构成也很简单。飞鱼只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与运营有足够好的配合,我觉得就可以了。

产品不应只看收入 需要创新和精品游戏

接下来是对这个行业的一点思考。飞鱼经历过页游行业的发展,我觉得页游行业现在是不太健康的。我最少有一年多没有深入去玩一个页游了,为什么?玩不下去。现在页游推广的费用过高,而平台要的产品又是能快速拉收入的产品,比如说一个月回收成本就不会接两个月回收成本的产品。这势必对研发人员造成很大的压力,要把收入的曲线拉得非常陡峭。反正先收钱,以至于后期大家不太关注,导致很多页游的寿命都特别短。

我们《神仙道》从2011年到现在已经做了三年多的时间,同期的产品都快没了,大家只是纯粹看收入。现在做手游也非常担心这点的,大家能不能多给 CP一些空间,给创新的游戏一些空间。例如说刚才有聊到应用宝上推的休闲类游戏,特别是轻度游戏。为什么能快速的抓到那么多玩家,是因为玩家有需要,而不能拿这个产品一个月能赚多少钱来衡量,我在此呼吁整个行业对创新的产品能够多一些支持。

前两天看到一个专题在讲芬兰的市场。整个游戏业从业人员两千多人,公司就两百多家,大概的规模和厦门差不多。他们2013年产业的产值能做到22亿欧元,约220亿人民币,中国整个手游市场去年才120多亿,今年的数据说是270亿。像SuperCell产品不多,就三款,所以说精品游戏的天花板是可以非常高的。

很多产品还只是关注中国地区,没有真正走出去。我觉得在未来做研发的公司需要多去思考如何把我们的产品输出到全球。说起来有点大,这也是一种民族自豪感,我希望中国的游戏能真正走出国门。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互联网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