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古剑奇谭》三友会:谈星说游

《古剑奇谭》三友会:谈星说游

文章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5日 13:43

七月流火的北京城,三位“非典型”游戏人的意外聚首成全一场惊喜访谈。与游戏联系颇深、而现时又或远或近与其保持着距离的他们,在清凉一隅乐谈星座,笑说游戏,消酷暑去烦闷聊八卦,岂不美事?就跟小编一起共赴这个惊喜组合的意外之约吧。



从左至右:方杖、黎道鑫、工长君


嘉宾简介:


黎道鑫


凤凰新媒体副总裁。曾任GAMEBAR副总裁,拥有15年的互联网经验及深厚的技术开发背景,同时在在线游戏领域具有丰富的运营管理经验。


工长君


著名游戏制作人。曾任上海烛龙总经理,《古剑奇谭》一、二代,《仙剑奇侠传》三、外传、四代游戏监制。20年游戏行业从业经验,参与20多款产品研发。


方杖


星言联合创始人、首席星座专家,国内知名占星专家。曾任GAMEBAR副总裁,负责产品市场推广、公司品牌推广、对外合作等,主导了《古剑奇谭》一、二整体宣传工作。



从左至右:工长君、方杖、黎道鑫


编:今天非常幸运,竟然能在公司碰到聚会的三位,也感谢黎总大力协助邀请两位,才能促成本期访谈,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样好奇三位嘉宾的惊喜组合。


方:我来过很多次不稀奇,黎总自然该是在公司办公嘛。


工:可能我比较特别吧。现在退休闲云野鹤状态四处游玩中。之前ChinaJoy,老朋友们到上海,而我有事不能到。这次带全家到北京,除了游山玩水见几位大帅哥,被大家吐槽不得再“神游”的我,必须一一回访老朋友的热情邀约了。今天拜访黎总,碰到方杖恰好也在,就成了老战友聚会咯。


编:战友情从何说起呢?


工:因为《古剑奇谭》。现在这边这三个,都是曾经在古剑这一个战壕的前线战友。


方:对,要回想的话,我第一次听说《古剑》是在2008年,当年《古剑》一代第一个宣传视频还给我留下了不俗的印象。不久,2009年10月缘分就到了,那时我正式开始接手《古剑》产品宣传的相关事务。


黎:我跟方杖接触它的时间相当,记得当时还去方杖家看2008北京奥运会,聊起《古剑》呢。但比较遗憾,《古剑一》整体工作完成后,因为健康问题,以及更多现实生活的压力,我最早离开战局,没能等到《古剑二》。


编:健康问题确实是游戏业界的大杀器,不管是运营还是研发。


工:做游戏要拼,单机要更拼。开发资金少是最明显的问题,所以要拼。经过十多年单机市场退化导致单机研发人员出现断层,没足够人手又想要做好,还是要拼。拼的后果就是每年从第一页红到最后一页的公司体检单,实在很难向家人交待。每年研发拿体检报告单时,听最多的是苦笑,大家交换各种五花八门的病名也是苦中作乐吧。为了不让公司资方担心,同时避免动摇军心,算到我2014年9月离职截止,不和大家一起体检已有五年多,我都是自己另外去别的医院体检。


编:去别家医院?这算是刻意隐瞒工伤吗?


工:知道这事的人并不多吧,可能有员工觉得奇怪每年都没见到我,应该只有财管部主管一人知道。体检太多红字让老板、主管、员工知道绝对不是好事,我怕他们吓跑了(大笑)。但纸终包不住火,有一阵子都拐杖轮椅上班了,那时虽然继续工作,但内心觉得这样下去真不行了,为了家人啊,已经算是坚持到了最后的一刻了。


黎:是啊,跟工长君一样,我也一度轮椅和拐杖。


编:这已经很严重了吧,现在情况如何?


工:多数都恢复啦,只有以前制作音乐暴力折腾而受损的听力,还有颈椎损伤,不可逆了,等下辈子再说吧。


黎:慢慢养喽,你现在不工作很轻松一定能恢复的,我没你命好,只能工作和调养并行。


方:相比他们,我是最后离开的,是在2014年底。病痛折磨算一个原因,了解我的朋友也都知道,游戏和星座二者于我不可缺一。当时《古剑二》已上市近半年,相关工作告一段落。在游戏这条道路上疾走5年,是时候点亮我的另一项天赋。于是如大家所见,我现在专心于星座咯。


编:想必在三位共事期间发生过很多故事,有什么独家幕后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工: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幕后故事啊,技术宣传研发的幕后都是加班啊,天天看新人进旧人出,越努力越高位的人走后,大家都会重新听到有关这个人的新故事,真的很累。


方:是的,你们离开后都有全新的故事和评价。


黎:我还以为只有我有,你们离开后是什么版本?


工:私聊……私聊……某人的惯性这里不讨论。


方:也不知道最后离开的我,某人又有什么版本流传了。


……(此处消音)……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互联网

一个喜欢无聊游戏的斗图大神兼灵魂画师,哦对了,他还是个“球”迷。

友荐云推荐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