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陈昊芝:VR和AR市场不能当饭吃

陈昊芝:VR和AR市场不能当饭吃

文章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4日 09:23

9月23日消息,由触控科技主办的Cocos 2015秋季峰会今日在厦门举行。会上,触控科技CEO陈昊芝接受了媒体采访时表示预期2018年整体游戏市场将会有千亿的规模,今年新成功的厂商和产品较少,目前已处于洗牌的过程。而面对VR和AR市场的预期,陈昊芝提及由于缺乏基础用户,这部分市场“不能当饭吃”,但小团队还是能够赚钱。


陈昊芝:VR和AR市场不能当饭吃


触控科技除布局韩国市场外,未来还将成立泰国分公司。对于触控科技架构调整并拆分相关业务的提问时,陈昊芝用金山和乐视等进行举例,表示仍在学习国内资本市场的做法。


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针对触控推广的经验,能不能讲一下如何选择产品和方式?


陈昊芝:今年的话,国内整个发行形势因为压力比较大,我们今年比较重视海外市场,海外市场过去优势领域我们说是韩国市场。韩国市场在今年7月9日我们当地的分公司上市,我们在八月份,七月份我们成立的是泰国,在泰国我们发布了模拟时代,今年中国发行公司在泰国成立最好的一款产品,它的收入在泰国一直是前五。同时,我们最近发行了一款腾讯在国内发行的一款游戏,在台湾,目前这款产品在台湾是最近最成功的一款产品。我们在海外采用的策略是比较适合我们自己风格的产品。比如在台湾和东南亚更多采用的是带有一些FLD属性,玩法比较创新的产品。我们在过去台湾发行这类的产品是比较多,我们在台湾发过SLG的产品,这些年我们每年都会有补充。比如去年,我们攻城略地,在之前的战国,在东南亚和台湾更趋向于这一类方向。SDG和卡牌。我们是中国把SPG成功发行到韩国,我们有自己产品的风格。


记者: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现在业界的词是洗牌,你有没有感觉从CP发行到渠道,这个氛围,我们触控有没有感觉到?第二个,在这个洗牌中,我们触控会害怕掉队吗?你们在业界的竞争点是什么?


陈昊芝:我这个年龄的都经过几次洗牌了,2000年的时候,互联网的泡沫就觉得活不下去了。今年这个市场又不好,隔几年都有市场不好的情况,也有市场好的时候。今年的确是有压力,压力主要来源于资源和优质用户,平台都过渡集中,过渡集中主要是在网易和腾讯,这个是我们目前的现状。从好的地方来讲,我们预期,整个市场2018年会有千亿的规模,市场还是在一个成长过程,大家都会有机会。


第二个,今年我们说成功的厂商或者是新的产品非常少,的确像你说的有一个洗牌的过程,因为没有成功新的产品,说实话,你可能在市场的亮点就不足,对我们触控来说我们是一个大厂,我们的基础收入,我们基础的产品线可以保证公司在有压力的时候还可以顶住,这个是我们的特点。


第三个,在这个市场上,像我们这样的公司也不多,我们发行业务是不多的,把中国产品发到海外去,目前在台湾、东南亚、韩国成绩还不错。在中国本身也发行产品,我们自己也有自己的研发,有一线城市,比如说捕鱼、赛车,还有杀手,是有一些成绩的。加上S5,我们算这个市场引领者,不管市场怎么变,我们都有平衡,我们不会单独的去赌一个市场,我们是推动市场往前走,包括今天的S5我们是推动者,不是一个跟随者,作为一个推动者我们不担心被洗牌,只担心别人掉队。我们不太担心这个问题。


就像今天,你可以看到在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触控在过去,这么多年我们都是一个行业服务者的身份,虽然我们也做研发和研发,我们是一个服务的身份,70%的游戏厂商都采用我们的引擎和工具,这个是过去。但今天,前100名,现在市场收入最高的100名60%的厂商都用我们的广告,这些广告和品牌也会使用我们的技术服务,我们一直在这个定位上走得更坚定。触控从自身特点而言的话,我们一直是属于站在行业前面的公司。我们是不是每年都可以保持最被关注的公司,这个很难。我们2012、2013都是市场关注的公司,2014年到塔传奇是最关注的,平台是腾讯最被关注的,我们不会是永远被关注的公司,但我们不是一个会担心掉队的公司。我们今年COC都是我们广告在做投放,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我们的能力不局限于发行游戏和研发,甚至在引擎方面的技术积累,我们基本上是一个在行业里面是一个全产业链的公司,在今天,横向去看应该没有第二家。


记者:您刚才说到,洗牌的过程,我就接着问一下,接下来这个游戏行业的几个增长点,有H5,VR和AR,Cocos引擎在VR和AR有什么布局?


陈昊芝:AR和VR是当不了饭吃的,如果AR和VR是小团队,赚点钱是可以的。为什么?因为没有基础用户,也就是百来十万的用户水平,而且活跃设备少得可怜。VR还早,刚才在一个媒体访谈上说到,反而认为VR行业早期成功的不是个人用户的服务,而不是针对个人用户提供的服务,反而是有点像游戏厅,影院这样行业的。就像密实逃脱这样的。这个解决方案我们看到现在已经愈发成熟了。我们在国外看到这类反而有机会,但是说实话,做VR产业个人方向我可能会去国外,因为我们认为个人得VR成人内容是最容易成功的,这个是目前VR美国最大的都是成人付费内容。


在今天的市场上看,如果说可以养活团队,可以活得很好,有几个市场可以做到,S5,我们投了比月,还有主机游戏,如果作为一个独立游戏是有机会。实际上这个市场上,今天活下去有很多路径,就做成人S5也是有机会的。就做WIndows平台也是可以的。有点像当时和安卓和IOS的意思,我们说今天还有很多平台有这个机会,第一个我们说“问世”。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技术都支持。


记者:我想问您一下,您在三月份触控的乐在其中的发布会上提到过,要发行独立游戏,您刚才在这个开幕致辞时也提到,说现在畅销前十都是来自网易和腾讯这样大厂的,对小型的开发者或者是独立游戏开发者来讲,现在的机会并不一定很好。但是我看触控在过去这半年当中我并没有看到太多独立发行的动作?你是怎么看待独立游戏的动作以及将来触控有什么动作?


陈昊芝:男人成熟都需要过程,男人成熟有一个标志就是低调。你说到独立游戏,我们今年到目前,前九月两款游戏表现比较好。我们目前更趋向于把事情做好再去说,我们比较幸运,这两款产品是我们发行。这也是独立游戏今年比较让大家期待的产品。我们上半年的产品还不太成功,纵观全年就五个产品过千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他产品有突破很难。市场还是再继续探索,我们今年压力也很大,我们上半年的好就是捕鱼4,数据还不错。下半年我们会发我们自己的核心产品。上半年,我们在泰国中国公司是比较很好的,下半年我们希望寻求有突破的产品。


记者:您在去年5月21日左右,发了一个终止SOP的文件,现在过去16个月,当时您看到一个问题,当时觉得估值比较低。现在,经过这16个月发展,现在触控的整体环境,是全面的大力布局,你认为现在触控的估值应该是再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陈昊芝:这个问题挺好的。这里面有几个问题,我们当年上市与不上市,也是一个选择,我们认为当时的选择是对的,并不是还是。我看到当时跟我们前后脚上市的现在都在做私有化,但是都在这个状态上。没有做私有化的话股价也不太理想,所以我觉得当时的选择并没有错。当年,市场给出的价格是6亿美金,我们认为我们不是一个单纯的游戏公司,我们不认这个价格。后来我们的确也没有上市,我们估值也一直在这个水平线上。到今年,我们各项业务,韩国广告、引擎、游戏业务估值比我们当时给的是比较高的。我们这几块业务独立融资是给出了资本市场给出的估价,所以我觉得我的判断没有错。虽然熬过了快一年半,但我们光韩国公司就有1.2亿,我们的广告业务现在每年也超过1亿美金的估值等,这些加起来都超过了5亿的估值了,现在触控的游戏是占80%的规模,如果整体算起来,是比当时估值要高。现在更多的是看到的好处是因为资本市场越来越开放,给你提供了很多选择,我们跑到韩国上市,韩国就给中国开放了,触控是中国第一个在韩国上市的,我们的广告今年要上新三,这也是过去不能想象的。游戏引擎今年实际上,我们也在独立,甚至是独立融资,独立上市的可能,这也是过去很难去想象的。什么意思?因为引擎的业务实际上过去不是一个盈利性的业务,是一个基础服务,现在我们跟腾讯合作以后,它有明确的商业模式,哪怕是不赚钱,都有上市的机会。所以,在过去是不太可能的。说回来,今天我们整体的估值是高于当时那个未上市的节点,现在我们每一个资产都有机会寻找它的独立资源化,触控现在在做回归的动作,或者是操作,在那个时间点,现在看来没有上市不是坏事。如果上了,还面临私有化进程,还需要半年,要回归还要走一个流程,相对于我们更从容和简单一些。


记者:今天是厦门产业园的招商,是剪彩仪式,结合触控之前的分拆上市的动作,还有触控在手机页游方面的技术的强大,或者是占有市场的比例,在后期,会不会有一些调整?或者是进行项目孵化?


陈昊芝:今天我们跟微软,跟厦门集美区一起做园区的孵化器的开园,这是因为引擎做这么多年以后有引申的价值,我们跟大学合作培养出了很多做Cocos的程序员,比如在厦门长期做投资孵化出很多不错的制作人和团队,我们今天是把资源做整合。跟大学长期合作,你会发现原来有生源资源,做职业化规划有几万的学费,这其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现在方方面面都在开花结果,什么时候成熟到去足以支撑一家上市公司,还需要时间。从今天方方面面的表现,从孵化器,教育,手机页游,我们跟大平台的合作,我们都是用之前的投入现在开始有回报,但是这还需要时间,并不是我们刻意去做一些事情。


记者:这两天有新闻说,触控已经拆分成独立公司,接下来触控还有什么样的架构调整?包括Cocos是否有独立的打算?


陈昊芝:说到这个话题,我们说两家公司可以做参考,一个是金山,金山是2011年拆分的,后来2012年、2013年拆分了猎豹,现在在拆分的是金山运营,包括另外一家公司是乐视,拆分成乐视体育等,团队持股。我们首先选择了回归国内的资本市场,我们也在学习国内的做法。


前一段时间,史玉柱说了一句话,新的时代企业模式跟过去不一样了,存在的是平台,让更多人成功。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成功,不仅仅是今天形成拆分。当一个业务达成一定业务规模的时候我们考虑独立核算,当业务在独立核算的前提下,形成一定规模的快速增长,我们考虑是不是考虑团队持股,如果团队比较稳健和团队成熟的时候我们考虑是不是独立融资,如果独立融资,就形成独立策划,让团队和投资方有收益,这已经变成一个流程了,从孵化到独立核算,到独立的团队持股,到独立上市,我们韩国也是这样做的,包括现在广告也是这样做的。我们的研发团队,资源团队非常稳定,捕鱼一之前就存在了,我们成功的产品一直在做迭代,如果今天看到触控整体上投资人更关心的是明天这个产品排期是多少,没有人关心你研发团队的价值,广告团队的价值,但今天我们给团队空间的结果是他们反而有更强的能动性,对成本有更强烈的优化意识,能够更快速的发展。


如果作为一个触控主体,我们直接申请的是整体上市,结果是什么?广告的业务在你上市期内是没有办法独立融资的,这个对我们业务是一个生死关系,我们让业务形成独立融资的能力,是对他们的保护。这也是一个潜在的原因。后续像游戏的引擎,游戏引擎关联的教育园区业务,我们也在慢慢孵化,我们更希望的是作为公司的老板,我最希望的是有一堆人争前恐後的去替你把事情做得更好,而不是靠自己去推动这个事。移动互联网没有哪一个老板在移动互联网可以替代所有人去思考,没有机会,因为这个市场发展太快。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更多的是让自己去做资本化或者是独立的运营。


记者:陈总您好。我的问题还是会回到今天的主题,手机页游这一块,我想了解的是,据你估计,现在目前上市场有多少APP,CP已经在布局这个H5的业务,从整个市场关注度来看,H5的关注度也很高,我们媒体也很关心。但整个H5还是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您认为什么时候会迎来爆发期,目前制约它发展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陈昊芝:第一个CP怎么看,第二个什么时候会爆发?第三个是制约发展的因素是什么。就这三个问题。第一个,我们经历过几次,2011年的时候非常火的时候,我是一个大嘴,天天出去忽悠,说这个市场好什么。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比较多说,今天有记者跟我说,前一段时间你不怎么说话,现在又说这么多,我想说这是因为不同的阶段。以前我们说用户质量高,市场好,很多人不相信,大家集中投入是2013年开始。在2012年,我们捕鱼实际上运营商计费,单月过千万,两个月过两千万,我们也天天嚷嚷,后来就很多人冲进去。我们估计H5比前两次我的信誉度提高了,半年之后估计大家会开始投入。


前一段时间我去过不少公司沟通了,大家对H5这个方向手机页游还是观望,包括平台方也在观望。到今天手机页游就像PC页游一样,是一个流量起动的模式,也有可能像手机游戏一样基于运营积累用户,提高用户质量,做长期变现的管理,这个是一个问号,谁也没有办法证明。今天大家还在观望。


什么时候爆发?今天很多人还是没有注意到一个特别有价值的地方,今天的浏览器上,玩吧上游戏的社交接口和微信游戏是一样的,但是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东西价值在哪里?腾讯以外很多CP是不了解腾讯这一套社交接口的方式,或者是怎么去运营的。这也是一个局限。大家光看到有接口,或者是还不知道这个接口,也不会用,这个是比较可惜的。像手游,页游更多的是社交,休闲,这个是平台早期状态。用户很明显,跟原生市场是有区别的。原来看网络文学的,有大量时间消耗在网络文学上的人也是手机页游的用户,所以跟原生核心的游戏用户不太一样。我们在等一个产品,多平台多渠道上线,这就证明爆发了。很多CP跟我说,过一个月单产品过500万你跟我说一声,我们就干。今天手机游产品过500万还是一个预期,我们估计年底就可以看到。我们春节的时候单品过千万是有机会的,这个是我们目前乐观的估计。如果说,爆发以这个为标志性的事情,产品多平台过千万。


CP现在目前整个H5市场上,整体质量偏低,我们说“保险与”,这个是今年第一个H5跟主流原生市场同步发布的一款优质产品,其他都没有。今天看手机游这个平台上,游戏的质量和品相,卖相还远不如原生市场。现在真正的流量还没有全部注入,这个是现在制约发展的因素,只要爆款出现,前面的制约就不会是制约了,只是一个时间节点的问题。


记者:我们之前熟知的H5的产品有吴亦凡的营销等,刚才听到触控的海外布局,我想问一下触控在走出海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把海外优秀的APP带到国内做游戏?


陈昊芝:现在手机页游布局上有几块,第一块本身我们也会把一些海外的AP,比如马上下半年要发的“乐铁高效”,目前这个还是不是主流,H5还没有到这个阶段。第二个,我们可能把H5产品的普及更多的是放在页游和手游成功的产品上。都是在手机页游上取得成功的产品。像今天不过就是营收规模还不大。手机页游尽量要用用户熟悉得以APP,获得跟预期相符的体验,就有机会。我们第一个会去做这个准备,第二个我们更直接的是对已经形成用户认知的产品进行转化。休闲游戏产品的系列我们也会往上放,现在很明显,因为市场上H5的游戏对用户的类型的限制比较大,就动作类,广告类重度性的,都已经不太适合这个产品,都是比较轻的。


陈昊芝:感谢各位这么热情。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互联网

    一个喜欢无聊游戏的斗图大神兼灵魂画师,哦对了,他还是个“球”迷。

    友荐云推荐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R星 影子战术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