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南都周刊》专题:移动电竞,风口上的众生相

《南都周刊》专题:移动电竞,风口上的众生相

文章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07日 17:21

移动电竞走进风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加入这只队伍,他们从游戏中走出,在电子竞技中收获青春、工作、荣誉和梦想。


《南都周刊》特约记者_艾牧 实习生_陈坚游 摄影_沈煜、龙辉


6月12日,上海天气阴沉,电器文通媒体园街道上,雨声清晰可闻。而其中的华丽达视听馆内,现场的音乐和欢呼声却几乎把顶棚震碎,一场用手机较量的比赛——2016年TGA移动游戏大奖赛(下称2016TGA)正在馆内进行。



这次比赛包含了王者荣耀、穿越火线:枪战王者、天天酷跑、全民飞机大战、全民突击等多个项目,参赛选手上百名,而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来自全国各个分赛区的六只王者荣耀队伍。他们从下午3点,就在小黑屋内开始拼杀。房间里没有观众,只有选手和工作人员,互相交战的两队选手,需要背对而坐,防止听到对方的战术信息。


循环赛一直打到傍晚,终于,只剩下四只队伍有资格登上赛事主舞台,接受现场数百名观众的欢呼和压力。


晚上9点,决赛在eStar战队和DL战队之间展开,不同于之前的比赛,两队需要打一个BO5(5局3胜制),赢家将拿走奖杯和10万元奖金。


这两只队伍是赛场上的死对头,此前的交锋上eStar曾以微弱优势险胜,如今再遇,火药味十足。开场后不久,就有队员展开“嘲讽”。“让他杀我,让他杀我!”一位年轻队员一边操作,一边大喊,这种动作不被鼓励也不被禁止,就如同NBA赛场上的“垃圾话”,是战术的一部分,目的上让对方“上头”,掉入己方的陷阱。



双方打得一度不可开交,但是,胜利的天平却在一攻一守中倾向一方。


斩杀、追击、开大、随后团灭对手,伴随着网络上的弹幕和现场的掌声,最后一个冠军产生了,eStar战队夺得王者荣耀2016TGA总决赛的冠军。


战队


比赛结束时,已是当晚11点,媒体馆内仍人头涌动,连续三天的比赛在此落幕,但现场的观众和媒体却迟迟没有散去,他们围在场馆门口,等待最后一只冠军队伍的发言。


“我们打得比较自信,然后就赢了。”23岁的福建小伙子小鱼站在十几个镜头前有些慌张,面对高自己半头的女主持人,他不苟言笑,关于比赛的一长串问题,只是简单回答,“是的”、“没错”、“没有多想”。


小鱼是eStar电子竞技俱乐部王者荣耀战队的队长,当晚,凭借他出色的临场指挥和全队极具压迫力的打法,eStar成功击败DL,夺得王者荣耀项目的全国冠军。



但是,在用手机赢得冠军、挣得10万元大奖半年之前,这个男孩仅仅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在西安和朋友经营一家咖啡店,既感受不到压力,也没有太多希望。在校期间,小鱼曾经到一家游戏俱乐部进行过短期试训,但是,由于进入的时间太迟,最终遗憾落选。


2015下半年,他开始接触一款叫做王者荣耀的手游。平日漫长的开店间隙,让他有足够多的时间上线,在一天天的对战中发现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几个月后,他在游戏中的段位已经排到服务器前几名,他发现,他似乎有机会再去尝试一下自己的“电竞梦”。2016年初,小鱼和线上的四名队友在广州相聚,那是他们第一次在线下见面,为了赢取TGA移动游戏大奖赛广州月赛的冠军。


随后,小鱼被eStar电子竞技俱乐部相中,战队老板看中了他扎实的技术和风格,给了他调兵令——组建一只全新王者荣耀战队的权利。在小鱼的招募下,队员很快落实,他们全部都是这款游戏的高手,年龄相仿却风格各异。


橘子是队伍中最后报到的队员。在接触王者荣耀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他已经悄然登上游戏安卓区内的“琅琊榜首”——成为第一个拿到90星的玩家。来上海之前,父亲一直希望橘子将来能够“子承父业,回来做生意”,对于儿子要做职业电竞选手并不认同。


2016年初,橘子拿着战队帮他购买的机票,从老家江西来到上海。起初,他不敢跟家里打电话,直到一个月后,他拿到了战队的工资并打钱给了母亲,才让家里相信,“自己真的是在上海做事”。为何执意要来上海,橘子觉得“自己很厉害,肯定能打出来。”


5月,eStar战队在上海闸北的基地内完成集合。作为老大,小鱼不但要组织队员比赛、制定战术、约队训练,还得应付战队队员的一切事务,包括照顾队员的生活起居。


每天,小鱼需要在中午前叫醒队员吃午饭,然后从下午开始一直找其他队伍训练,期间即使有休息,也需要每个人自己在网上打打“路人”,以保持游戏手感。每天的训练时间都超过10个小时,这在电竞的职业圈内并不稀奇,不过现在,小鱼和他的队员们则需要在手机上完成这些。


天才


在电子竞技的世界中,通常对于橘子这种年纪轻轻、却游戏技巧超群的玩家,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天才少年。


今年29岁的孙力伟(ID: xiaoT),是中国电竞史上的第一代天才少年,14岁时,他便击败了当时最顶尖的欧洲选手。随后10年,在魔兽争霸项目上称霸,是国内公认的兽族第一玩家。2003年,他的最高APM(每分钟敲击鼠标键盘的次数)达到310以上,并在当年就夺得了全国冠军。



孙力伟不光打魔兽争霸,还玩星际争霸,十年来,他是公认最好的选手之一,不单单在国内扬名,还多次击败韩国、欧洲等强敌。


6月,南都周刊记者在上海闸北某商业区的一间俱乐部内见到孙力伟时,他穿着拖鞋、微微发福。曾经那个传说中的少年,如今俨然一副霸道总裁模样。


这天下午5点,孙力伟在自己的游戏俱乐部内休息,此前他刚刚参加完一个活动,这个时候,商业区内其他商家已开始依次打烊,而俱乐部内仍斗志昂扬,有人训练、有人直播、有人正在对刚刚结束的比赛做数据分析。


在职业生涯的后半期,孙力伟除了作为自己所效力战队的头号选手外,还兼具了俱乐部管理者的身份,尝试作为队长,管理队员。


2011年,万达集团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开始了他在国内电竞圈的投资,收购CCM等战队,成立IG电子竞技俱乐部。而作为拥有十年电竞经验的孙力伟,成为了这只明星战队的领队,以管理者的身份再次征战电竞舞台。


三年后,孙力伟几经蹉跎后,选择复出,这一次,他决定不单做一个电竞选手,还要“做电竞”产业,于当年组建了Estar电子竞技俱乐部。


那时,一款暴雪新推出的MOBA类游戏刚刚上线,孙力伟瞄准了这个新项目,迅速召集队员,并出任队长。战队成立当年,横扫了国内该项目赛事九成冠军。


几个月后,手机电竞游戏王者荣耀上线,一贯保持自己独到判断的孙力伟,觉得这一次,他需要再次出击。他召集了5个平均年龄仅有22岁的孩子组队,今年5月份开始,Estar开始在王者游戏内大杀四方。


Estar俱乐部现在拿到千万级别投资,拥有四只队伍,但孙力伟仍不满足,他正逐渐朝着他做电竞的方向继续前进,“还要做电竞馆和自己的比赛。”


孙力伟知道,没人比他更了解电子竞技职业比赛是怎么回事,曾经xiaot招牌的“快速、压制、进攻”的进攻风格让他无往不利,如今,他把思想贯彻在每一位队员的身上。


和自己曾经单打独斗不同,团队类竞技项目更要求队员之间的协调一致,这在20岁出头的孩子们身上往往难以实现,孙力伟提出,“打的时候,听队长一个人的。”枪指向哪里,子弹必须打向那儿,哪怕队长的方向错误。


而年轻队员小鱼和队友们刚刚为俱乐部赢得TGA移动游戏大奖赛王者荣耀项目的冠军,则是践行了这一思想的胜利成果。不断进攻,压制,造成对手失误,最终一鼓作气,拿下比赛。


十余年过去,孙力伟和他的队伍,再次站在电竞赛场的金字塔尖,可电竞的项目却已悄然改变。不论是手机游戏还是电脑游戏,孙力伟都很自信,认为只要是比赛,就有赢的方法。


不少硬核的电竞玩家,一直对网游甚至手机游戏嗤之以鼻,认为其战术观赏性和操作感无法和魔兽、星际等传统电竞项目相比。但是,在孙力伟看来,新的项目并非无法接受,“就像之前大家都在玩魔兽,所以觉得它是电竞,如今所有人都在打王者,那王者就是电竞。”


爆款


26岁的陈亮是广州的一名外卖送餐员,每天晚上8点,他会和同事们坐在马路边,一边等待订单,一边用手机“开两把黑”。他玩的手游叫王者荣耀,亚瑟是他最喜欢使用的角色,这是一个比较基础的英雄,适合他这样“没什么操作”的玩家。


在校时,陈亮曾有大把时间在电脑上玩游戏,如今,他没有那么多休息时间。今年4月,陈亮拿出一个月工资,购买了一台5英寸屏幕的智能手机,可以杀个爽快。


在刚刚结束的2016TGA上,王者荣耀是其中的压轴项目。


随着智能手机的逐步普及,移动网络带宽的不断提速,最终,在手机上进行一场即时对抗的游戏不再只是幻想。由腾讯开发运营的手机游戏——王者荣耀就是这个幻想的现实版。


这是一款多人即时对战的MOBA类手游,每天有1900万勇士通过自己的手机登陆这个巨大的王国,他们从地铁站、洗手间或者学校出发,5人随机组成一队,去对抗另一队玩家。游戏里获得胜利的方式,是拆掉对方的最后一座堡垒,而为了获胜,玩家需要不断击杀敌方,以获得金钱和等级。


在这款游戏里,苏毅作为一名策划,工作就是和团队一起对游戏内英雄、装备乃至机制不断优化修改。



实际上,今年32岁的苏毅,从事游戏行业十余年,直至去年,他才真正做出了一个“爆款”。自2005年,苏毅进入腾讯工作以后,他一直进行电脑端游戏项目的开发,2010年,他所在的项目打算做一款类似街机上三国志大战风格的游戏,但是,随着研发不断深入,苏毅和团队发现这款游戏越来越像一款MOBA类游戏。直至2014年,手游的火爆之势,让这个项目也悄然转型,他们开始做一款MOBA手游,王者荣耀随之诞生。


在游戏中,玩家扮演荆轲、孙尚香、宫本武藏……中外历史上不同的文臣武将。而这些角色的选取,则来自游戏开创初期的市场调研,“要做三个角色,就得从十个角色里去调研,看玩家对哪些角色最认可”,例如游戏中的元芳,有了电视剧、流行语的铺垫,玩家就会认可。人们可能会对一些俊男美女或特殊故事背景和特殊造型的人物着迷,对正统却反倒不那么感兴趣,“你画一个白胡子老头就算很有精神,玩家不见得喜欢。”


在苏毅看来,不论在战斗的曹操还是达摩,一款MOBA手游最核心的东西不能丢,“三条路、杀人、拿塔、装备、等级”一个都不能少,“MOBA最核心的还是基础的品质和体验,在操作上能不能还原出在端游上面的手感,这是最基础的,如果做不到,玩家都不会去尝试。”此前策划团队曾尝试做了一些创新,但玩家并不买账。


最终,这款游戏经过一年多的研发,在2015年11月公测,并在公测后迅速占据了App store畅销榜的前五名,截止今年4月份,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900万。


玩家中不但有热血青年,还有学生和大叔,它几乎成了一个全龄的游戏。和传统竞技类游戏相比,王者荣耀的女性玩家数量庞大“几乎每一局都至少有一个妹子。”这对这个曾经男孩主导的世界来说,有些不可思议。


苏毅清楚,这款游戏的玩家群体是谁,“我们并不想完全把MOBA上面的硬核用户转化过来,应该是一个并存的关系,我们把它简化了,可能一些没玩过MOBA游戏的用户也能够在手游中体会到乐趣。”让玩家能够轻松找到当年在端游上和队友“开黑”的感觉,是王者荣耀成功的秘诀之一,当年宿舍的感觉,如今甚至可以在聚会等火锅的时候重现。


一款手游长期保持热度,需要它有些不一样的内核。手机游戏较短的生命周期,是各个厂商目前都无法解决的问题,王者游戏则希望通过“一个比一个更好的赛事,让更多的玩家参与进来,搭建社区,乐趣链接,让玩家可以长期积累玩下去。


新时代


2008年,北京承办了第29届奥运会,伴随着前所未有的51块金牌,国内对于体育竞技的热度达到前所未有的狂热。但是,另一个竞技赛场上,中国军团却有些郁闷,魔兽争霸项目天王Sky在WCG预选赛上惜败,最终,世界冠军与国人无缘。


那一年,对魔兽玩家白冰来说,有些灰暗。他从武汉一所大学毕业,作为一名电子竞技爱好者,他曾在毕业前夕短期“闭关”训练,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打职业的料。白冰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会打上10小时,然而半个月内后,他有些吃不消了。他跑去问Sky,还要打吗,对方告诉他,“再练3个月,3个月之后你去打比赛,看能否打出成绩来,如果还打不出来,说明苦功到了,但是天赋不够。”


对于电子竞技的热情,似乎每个20岁出头的热血青年都有。而WCG就是这样一个舞台,可以把中韩欧美最会玩游戏的青少年聚在一起,让他们带着国家荣誉,尽情厮杀。“羽毛球、乒乓球只有中国人在打,足球篮球却不如老外,这是一个新项目,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白冰也曾幻想自己可以和Sky一样,成为电竞英雄,他曾经被一张照片击中,照片中,韩国魔兽选手Moon一个人站在聚光灯下。这一瞬间,不亚于一位热爱篮球的少年盯着科比投篮的海报出神,想象“自己的人生如果有那么一个瞬间,就值了”。



随后,白冰放弃职业选手的梦想,转去游戏业工作。2011年,白冰来腾讯时,腾讯正准备做一个类似WCG的比赛,也就是TGA(腾讯游戏竞技平台)大奖赛。那时候,在WCG办了10年之后,“三星已经不想主办了,然后就把各个赛区的选拔权相当于是承包给各个赛区了。承包商除了传统的比赛项目之外,入不敷出。”光举办这个比赛租赁场地、选手的差旅、奖金,所有地区的承包商就已经亏损,最终只能引入一些网游厂商进来,“比如腾讯出一笔赞助费,就可以以表演赛的方式,上一些腾讯的比赛项目。”


2010年,当具有网游属性的竞技产品出现在WCG赛场时,曾一度遭到硬核玩家的排斥。“中国受到媒体(影响)将网游妖魔化了,像‘网瘾’、‘电子海洛因’、玩网游就玩物丧志,不务正业,觉得在WCG这个神圣的品牌有网游的比赛存在是一种玷污。”但白冰形容,这种眼光,实际上像是两个乞丐在打架,“未曾想在大众眼内你俩都上不了台面”。


“与其花费大笔赞助费,不如自己做一个赛事品牌。”2010年初,腾讯内部开始立项,讨论TGA大奖赛走向,发展趋势。讨论从年中一直持续到年尾,第一届TGA大奖赛就开打了。


那时,并没有太多的直播渠道,对于玩家来说,去线下参加一场两千人的游戏大赛,其感官体验可以比拟一场成熟的音乐节。赛事在类似世博会的巨大场馆内举行,里面是游戏的嘉年华,玩家们在这里线下聚会、讨论游戏、购买周边。


这是中国电竞史上第一个由厂商来做赛事的,TGA大奖赛让大家觉得原来由厂商来做赛事效果也还不错,这个不拖欠奖金的比赛广受选手好评。


在2008年以前,世界电竞的奖金在逐渐递增,2008年达到了500万美元;2008年金融危机后,连续五年年所有硬件厂商电竞预算都缩减,世界电竞奖金开始走下坡路;2011年之后,电竞赛事的奖金又重现上扬趋势。根据CNBC提供的电子竞技全球奖金额度表显示,2015年,电子竞技赛事的全球奖金总额高达6100万美元,同比增长70%。而主要原因就在于网游电竞的兴起,“2011年后,随着英雄联盟、dota2等爆款网游电竞项目的火爆,“再也没人去喷你是个打网游的。”


六年之后,TGA开始向移动端进军。这是时代大势,移动电竞的概念火了起来。尽管在白冰看来,这两年资本市场对电竞这个概念追捧得太火热了,莫名其妙很多热钱就投进来了,这个概念或许还不够成熟,还没有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像英雄联盟一样具有统治力的“爆款”出现。“或许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呢?”白冰反问我,他称这样的现象就如同“全民健身、广场舞”,人人参与,却还没有出现天皇巨星。


粉丝经济


粉丝经济年代,超级明星,对一个项目乃至行业来说,尤其关键。每个联盟,赛事需要一个如同乔丹、梅西一样的代言人。明星和粉丝,像是娱乐业诞生以来自然而然的两面,他们互相依赖、热爱、争吵然后生存下去。


微博年代,将明星和粉丝的距离无限拉近,而在直播年代,粉丝甚至可以和明星直接对话。


抓住粉丝,然后成为明星,在直播大队中,孙立人是业内的佼佼者。在做主播之前,孙立人在徐州一所高校学习房地产经营与评估,除了颜值尚佳外,她还拥有钻石级别的英雄联盟游戏水准。2014年,她大学毕业后,阴差阳错在朋友的直播间内开播,随后迅速发光发热,在斗鱼上拥有十几万粉丝。这些粉丝,每天通过镜头看她在卧室里讲笑话、唱歌、打游戏,并送上自己辛苦赚来的“鱼丸”。



起初,孙立人只是凭感觉,去猜想观众喜欢看什么,研究其他主播的歌单、网络流行语和最火的游戏。但是,七煌这样的艺人公司,却瞄准了孙立人这样的素人主播。2014年9月,七煌找到孙立人,邀请她来上海签约,进行专业培训。作为“游戏女神”进行包装后再推广。


实际上,七煌公司自2013年成立后,他们就签约了刚刚退役的英雄联盟职业玩家,将他打造成圈内知名解说。在发现主播艺人培养这一模式,优化了艺人和厂商的合作后,七煌开始拓宽业务,直播初行,七煌找来斗鱼上几大热门主播进行签约。这个类似明星工作室的七煌公司,已经签下18位游戏主播,其中既有曾经的电竞冠军孙亚龙、李浩宇等实力型,也不乏孙立人琪琪这样特色鲜明的女主播。他们都是主播艺人届的绝对“一线”,不但身价不菲,在各自的直播平台上也极具粉丝号召力


“我们做的事情是说让艺人成为IP。”七煌旗下知名的电竞明星经纪人小仙打了个比方,类似电影,有些人看明星,有些人看剧情,有的明星拍的电影太烂,也总有人去买他单,如果一个电竞明星很红,他代言哪款游戏都会带来一定的量。“我们希望他不只是英雄联盟的明星,他是电竞明星。”


七煌旗下的主播,凭借其对粉丝强大的影响力,成了游戏厂商们的最爱。2016年年初,孙立人成为王者荣耀的官方解说,也开始在直播间内“练习”这款游戏。不少粉丝也在她的带领下,变成了王者荣耀的玩家,“观众看到我在玩手游会觉得虽然我没玩过,但热闹、好玩,那就会去下载。”


而小仙看来,“没有TGA根本谈不到电竞艺人这个模式。”暴雪等国外厂商,或许无法注意到在中国大陆的游戏业下游在做什么,但腾讯却给了玩家、主播、乃至电竞艺人开发了不少东西,让他们活得更好。


主播、艺人推广游戏,而游戏又造就了电竞明星,更多优质的内容被生产,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如今,七煌已完成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尽管已经因电竞而成功,但七煌却觉得,国内的电竞市场仍只在启蒙时代,尽管他们培训艺人的多才多艺,但并不急于立刻拿走蛋糕里的分成,“我们得先守着游戏这块地。”


2013年,游戏玩家狂人作为射击类型游戏的死忠,发现了一款风靡欧美的射击类游戏并没有太多的视频攻略,于是,抱着粉丝心态,他自己录制了多期该游戏的高手视频在网络上进行分享。那时,狂人还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叫“UGC”(用户产生内容)的新潮头衔,他只知道自己是一位视频作者。而和狂人相似视频作者也往往意识不到,自己所生产的内容或许可以形成商业模式,此前大家盈利的办法仅仅是在视频中“加一些贴片广告”。



受到《万万没想到》《暴走大事件》这样网络剧的冲击,新的游戏类节目,开始变得更加“综艺化”。今年上半年,狂人主导的吐槽类节目《老司机的召唤》一度在网络风靡,其轻松幽默、诙谐搞怪的节目风格,深受玩家喜欢;而UGC作者美人鱼头,则把自己变成了游戏里的PAPI酱,用一种更轻快的方式,在《鱼嘴滑舌》中教授新手和小白玩家如何快速适应游戏节奏,单集播放量近百万。


“现在的网友不吃正经这一套,他们要看毒舌、看综艺。”在狂人和美人鱼头的节目中,充分满足了玩家“吐槽”的趣味,无论是游戏的动画、抽奖还是人物造型,他们都使出浑身解数恶搞。但这些节目,却推广效果奇佳。


如今,各钟游戏内容生产公司,开始向网络综艺的方向倾斜。成本不高,却常常能够收入百万级的播放量。这种泛娱乐的操作模式,让电竞的内容生产走上了综艺电竞之路。


而相较于直播,UGC 是一种长期曝光的渠道,它可以被反复观看,不断在玩家和观众之间传播。艾瑞咨询认为,电子竞技产业链中核心的部分应该为内容授权、内容生产、内容制作和内容传播方。


狂人所预见的,是类似于ESPN样的体育式综艺,它本身既是个体育频道,却可以为奥尼尔等明星做一档专门的脱口秀,内容搞笑,疯狂的吐槽NBA大联盟的一些犯规和失误。“综艺精神就是一种跨界变现,但是中国的传统媒体里或许是很难做到。”


但在互联网上,UGC作者,通过把自己的好玩有趣通过视频传递给观众,完成了这种跨越。


风口


在游久网总编张亿博看来,WCG时代之后,随着如腾讯的TGA、网易NEL、完美世界MDL等,这类由游戏厂商主办、并用主办方游戏项目进行比赛的新模式赛事的出现。让无论是业余玩家、半职业玩家、职业玩家都能找到自己能够参加的比赛,这个赛事系统“更加亲民,日常化”,电竞俨然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开展的项目,十年后,随着整个世界经济的回暖,各大厂商实力的复苏,电竞在2013年进入了爆发期成长。


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电竞市场的规模仅为44亿元,而到2015年则达到269亿元,增幅达513.60%。同时,根据广电总局的数据,2015年包括端游、网游等和电竞产业联系紧密的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已超1400亿元。


随着移动技术及虚拟现实技术的不断革新,移动电竞正迈向风口。艾瑞分析的一项数据表明,国内手游用户群达4.08亿,有56.6%的手游玩家愿意参加手游电竞大赛,同时有42.3%的玩家表示有兴趣观看这样的赛事。另一个层面,游戏厂商不断推出强竞技属性的移动游戏产品、各级的移动电竞赛事不断涌现、直播平台的迅猛发展、电竞明星的成长和电竞用户规模的迅速扩大,以及不断涌入的资本投入,都昭示着移动电竞这个行业目前的火爆程度。


近两年移动游戏的火爆增长,让更多的目光聚焦到了移动电竞的身上,2016年也被人称作是移动电竞的元年。腾讯的TGA移动游戏大奖赛,就是专门针对移动电竞的综合性赛事,6大品类的9款精品手游,高达315万的总奖金,线上线下密集的赛事,都显示了腾讯做大移动电竞的决心。



移动电竞的火爆也离不开来自政府的支持,首届CMEG(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于今年4月份开幕,这项由国家体育总局主办的,定位于“移动电竞全民参与”的赛事,将众多移动游戏产品纳入比赛项目。


热闹的背后也有初生的烦恼,虽然移动电竞以其全民性的特征提升了用户的数量,但巨大的用户和关注背后,在游久网总编张亿博眼中或许仍和传统电竞差了一点,“国际名誉上面,还没有一个世界冠军的概念。”然而,移动电竞的某些项目上,却已拥有了超大规模用户群体比赛的项目,比如王者荣耀。该项目的冠军,以及赛事本身对产生用户深远影响。


庞大的市场上,体育总局作为国家主管部门,也将和行业一起探索,“将规范俱乐部管理、学员注册、选手转会等,在制度上保障电竞俱乐部良性竞争,平衡发展。”


“十年前,如果要做一只国内前三的职业俱乐部,成本极低,只需要每个月付出相关人员工资即可。而现在,一只国内前三的职业战队几乎估值都上亿”,整个电竞的生态链放大再放大,变现方式众多,也越来越规范化,打完比赛的职业选手成为网店店主、主播、策划反哺这个行业,对这个百花齐放的时代,张亿博显得非常乐观。


对于移动电竞这样一个初生就火爆非凡的行业,此刻说未来也许太早。然而,从我跟移动电竞行业里的人交流看,我和他们一样,都相信,未来会更精彩。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互联网

    友荐云推荐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R星 影子战术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