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GMGC昆山演讲|小马奔腾CEO马奔东:影视IP与游戏的融合机会

GMGC昆山演讲|小马奔腾CEO马奔东:影视IP与游戏的融合机会

文章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30日 13:08

2016年9月29日-10月1日,由昆山市人民政府支持,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MGC)主办,昆山花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联合主办的中国(昆山)数字娱乐节(简称:GMGC昆山)在昆山花桥国际博览中心盛大举行。此次大会以“天下为娱,昆山有戏”为主题,秉承“不忘初心,忠于玩家”的核心理念,来自全球10多个国家或地区,超过100家参展商,近百位游戏产业大咖,从广大玩家和用户的视角来探索移动游戏及泛娱乐产业未来的创新发展。小马奔腾CEO马奔东以《影视IP与游戏的融合机会》为题发表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马奔东:各位朋友早上好!


今天我实际上是来学习的,我昨天也作为听众参与了昨天那场的主题演讲,大家在谈到泛娱乐产业的时候,我觉得有几个主题也挺好,比如说游戏人的初心,比如说游戏人生,包括游戏人的情怀。


原来我在大学做过文化产业,所以这次邀请我来参加昆山的娱乐节,我就在琢磨他的主题,我先做一下主题解读。


这次的主题我看组委会把它定义为“天下为娱,昆山有戏”因为我是一个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在古代的时候中国的文人都讲究,“天下为公”,也有人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天下为私”,后来我们提出一个叫“大公有私”,因为我学习西方的社会学的时候发现,西方的价值观和我们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在当下,其实公和私的区别是一体两面,没有绝对的公也没有绝对的私。中国的娱乐产业发展到现在,我觉得定位的很好,整个文化产业正好在泛娱乐这个文化产业聚集到这个点上。我觉得这个“天下为娱”是这个风口,如果套用一句现在比较时髦的话。


过去我们讲二三十年,我们讲刚需的时候可能房地产是刚需,现在娱乐是刚需,为什么那样讲呢?一个社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它有不同层次的需求,就像马斯洛讲的人有五层心理学的消费需求,最高端的可能是自我价值的实现,自我价值的实现,我这次来的时候,作为嘉宾给我配了一些奖品,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有一个枕头上面绣了一个万字,这个万字是很有中国文化内涵的一个符号。但是我看这个组委会的解读很有意思,它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心理,我就是我,我只忠于我自己。我最近和宋炜先生我们可能有一个合作,我也在考虑小马是谁,GMGC是谁。嘉宾在琢磨这个主题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一个我自己对GMGC的解读,再加上我觉得这个GMGC和它的主题宣言我觉得非常契合,如果用汉语拼音来解读,M就是自我,C可能是China,目前可能是昆山,但大一点说可能是中国,将来可能是世界。


我把两个G翻译成现在我们一句时髦的语言,叫“搞定”,“天下为娱,昆山有戏”,首先要搞定自己,搞定中国,搞定昆山。宋炜先生给我的主题,我这两天一直在琢磨,我想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很多人对于游戏、影视,有的是从营销,有的是从技术,也有的是从整合来谈的,但是我对于中国的文化产业,尤其是影视和娱乐产业的理解,我觉得这里面我是带有一种使命感的,昨天我听到很多嘉宾在讲游戏和影视的情怀也好,或者是它的一种商业模式也好,技术也好,但我老觉得电影、游戏、二次元、泛娱乐,它的原点和它的根本在什么地方,我不希望泛娱乐变成了娱乐的泛滥,变成了一种泡沫。


当然小马拍了很多电影电视剧,包括反思以前我们拍的影视作品,我觉得如果按照学术的标准做能达到精品,可能我们拍了几十部的以抗战为主题的电视剧,能达到精品的也只不过一两部,包括现在在主流媒体,甚至是视频网站,甚至是新媒体播出的一些电视剧,我觉得除了《亮剑》应该算是一个精品,电影像《风声》是精品,大量的都是泡沫,不信你再过个五年十年,很多的一些抗战神剧,不知道现代的年轻人还有几个能记起。


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文化产业的根本在人文,所以我今天看来了很多年轻的大学生、年轻人,我倒觉得这个技术层面的问题,可能会学的很快,但我觉得,中国要出不管是影视剧也好,或者是游戏要想出精品,它一定要回溯中国人文的传统。


借此机会我也跟大家汇报一下,小马奔腾我们这两年的布局要往新媒体平台发展,所以我们要拍一些可能不一定是年轻人能接受的,甚至也不一定是主流的媒体能接受的,可能是很有争议的主题。比如说我花了两年时间,作为电视剧《王阳明》的制片人,我来的时候还和娄社长在车上沟通,娄社长给我提出了一些顶层的甚至一些善意的建议,因为这个题材,第一,有相当的内容,另外它也有一定的风险。王阳明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很多阳明心学,他提出的包括“知行合一”,在亚洲甚至在世界的影响很大,但是在中国好像大家对于王阳明还缺乏相对来说一个正确的认知。这个电视剧的难度非常大,我花了两年的时间,请了很多专家学者,内部也搞了很多的研讨会。


所以我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当中准备了两年,到上个月的时候,剧本、投资我们大概投两到三个亿,就在准备要投拍的时候,我们还在不断的纠结当中,就是因为它太难表达了,即使像这样的一个历史人物他有很强的复杂性,还有很多的边界不清楚,但是我们还是下定决心要拍他,哪怕有很大的争议。但是我希望它通过争议来让更多的人了解,就是我们这样一个影响,可以说影响近代中国甚至亚洲的一个历史人物。


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今天为什么不太想去讲影视和游戏,它的一些技术层面或者是从项目的研发,或者是营销这个层面的东西,我非常愿意讲,像电影人和中国的文化产业,实际上它是一个大的文化产业的概念,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倒挂,这几年“韩流”的冲击对中国非常大。我们现在文化贸易的逆差是80%,中国国产电视剧电影在国外的出口只占很小,说明我们的文化产业还是在一个国内市场这样一个小市场当中,比如说昨天有个嘉宾在讲日本的动漫产业,实际上日本的动漫产业非常发达,但是为什么它国外的市场也很小,因为日本人他比较注重版权和知识产权,尤其在制作一部动漫的时候要花大量的时间、心血,甚至是风险,如果版权得不到保护,那么日本人宁愿我不出去。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不能用中国人的思维,即使像王阳明这样的人物,日本对王阳明有个认知,韩国对王阳明也有个认知,我们一定要撇开先入为主,我们更多的是开放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文化遗产,我觉得主要的问题在哪里,我们首先自己要打开自己的心扉,借鉴于西方的技术来讲好中国人的故事,我觉得这是中国电影人或者是游戏人的使命。


我这两天也一直在玩《阴阳师》,网易的游戏,我在看他的片花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讲的非常好,因为阴阳的理论来自于中国,老外不懂什么叫阴阳,他搞不明白,因为这个来自于我们中国的古典哲学。就是说人在社会当中是有两种状态的,有人讲正能量,有的讲负能量,阴和阳之间是一种辩证。我讲了这么松散的概念我是想提炼一个主题,中国是娱乐精神,具体的不管是泛娱乐产业当中,就是中国人我们怎么来在当下开放型的社会当中定义中国人的娱乐精神,那么这个娱乐精神肯定来自于我们人文的基础。所以我希望更多的,比如说像我这样的,比如说电影制作公司还有一些游戏公司,能够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去用现代人能够接受的方式进行转述和挖掘。


最近有一些比较好的案例,比如杨春教授拍了一部动画短片,现在已经进入奥斯卡动画短片的入围了,这部短片一共才六分钟多一点,但是他所有的素材是由中国宋代的古画,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大概两年的时间做了一部动漫,我估计这部片子今年很有可能获奖。老外看了以后连续的倒回去看了无数遍,它就是从中国传统文化进行转述的,最后有一把枪,屏幕一片黑暗飘下来几片羽毛,那个鸟没有了,画面上有个黑洞,他实际上在讲人和自然之间的环保理念,但是用中国的古画加动漫做的,做的很棒。


我今天只是做一个抛砖引玉,我希望电影也好,游戏也好,泛娱乐也好,它是在一个生成的阶段。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市场、电影人,将来能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因为我觉得,我们在泛娱乐产业当中,我们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过程现在才刚刚起步,不管是从创意也好,技术也好,我们还有很长的过程,所以我们要有足够的信心,要来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所以这是我最想表达的。


我想借着最后的时间再插播一个广告,我们小马奔腾这个月26号,四年前拍的一部电视剧叫《好家伙》,45集,是由李晨主演的,在北京卫视刚上线,希望大家看看,谢谢大家。


关于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MGC):


GMGC成立于2012年9月,是全球第三方移动游戏行业组织,目前在全球拥有30多个国家或地区近300名会员企业,成员中包含开发商、发行商、服务商、投资商等。GMGC秉持“共建共享,合作共赢”的理念,为产业上下游企业搭建合作、交流、学习的平台,促进产业共同发展。由GMGC主办的全球移动游戏大会(GMGC北京)、全球移动游戏开发者大会暨天府奖盛典(GMGC成都)、亚洲移动游戏大会(MGA)、中国数字娱乐节(DEF)每年分别在北京、成都、上海、深圳乃至亚洲各大城市举办,上述活动已经发展成为业界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行业盛会,产业风向标。同时,GMGC还提供全方位的专属会员的服务项目,如创新沙龙、全球商务考察、CEO晚餐会、GMGC之夜等商务社交活动,帮助中外会员企业拓展业务及建立更多的伙伴关系并促进发展。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互联网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