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GMGC成都 | 巅峰对话:游戏人生的理性生存法则

GMGC成都 | 巅峰对话:游戏人生的理性生存法则

文章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8日 16:30

2016年11月17日-19日,由GMGC主办,成都市博览局成都成华区人民政府支持的第五届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暨天府奖盛典(简称GMGC成都)在成都·东郊记忆盛大召开。GMGC成都作为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游戏开发者大会,始终致力于推动游戏产业的融合发展、跨界融合,为国内外游戏企业提供一个开放共赢的合作平台。


此次大会以“回归游戏·见证奇迹”为主题,有“回归、生存、衍生、未来”等四大核心板块,所有话题全都围绕“Gamer·回归”而展开,从众多角度探讨游戏的本质与未来,全心全意助力游戏行业的发展。波克城市VP郭斌、银汉游戏VP邝小翚、网元圣唐CEO孟宪明、蜗牛数字副总裁时涛以及蝴蝶互动创始人王峰CEO参与了以“游戏人生的理性生存法则”为主题的巅峰对话,由任玩传媒CEO张广宇担任主持。



以下是演讲实录:


张广宇:大家好,我是任玩传媒张广宇,我们现在在做将游戏和综艺娱乐结合到一起的热玩娱乐的业务,非常荣幸成为GMGC全球开发者大会的一个对话主持人。就像刚才我们主持人说的,去年年底到今年的这一年吧,注定是对于这种游戏行业是一个很大震动的一年,甚至说面临一场地震也不为过。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游戏行业下一步怎么走,这个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就很多人,可能在座人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所以就是说,我觉得主办方在设定这个命题的时候,真的是非常动心思。而且邀请我们的嘉宾,也都非常的,怎么说呢,非常的具有一种,这些嘉宾的公司,都具有一种非典型的特制。什么叫非典型特质?其实前两年大家最熟悉的理论就是飞猪理论,只要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那么现在面临着风没了怎么办,潮水一退怎么办?所以我们在座做的公司,都是比较另类的公司,比如股票有升的时候或者股灾。如何别人狂跌的时候,非常抗跌,我们现在在座的几位,就是这样的代表,我们也想让他们来分享一下,如何面对行业的起起伏伏,继续保持自己的节奏,笑傲江湖。首先我们非常倾慕的,棋牌在中国是早就有人开发的品类,包括联众,后面的腾讯、巅峰。这种竞争可以说非常激烈,但是确实有人不信邪,我们也要做,包括后面捕鱼游戏品类。当时2013年在中国就比较风靡了,但是现在波克城市也非常好,所以我们想波克城市的郭总来介绍,敢于逆市而动,成立这几年来,对于对抗行业波动有什么心得。


郭斌:感谢张总!正如刚才张总所说,2013年的时候,是我们感受危机感最强的一年,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之前,我们整个公司的主要应收都是来源于PC端,但是大环境整个端游的下降是势不可当。所以我们当时也逼不得已,也有一点制止后生的感觉。我们当90%的研发能力转移到手游端,留下了10%的研发能力刘在PC端。现在真的应了一句话,危机就是转机,我们现在通过斗地主,还有捕鱼千炮版。目前我们公司营收已经转为手游端,我们经常也一起聊我们的过程,为什么我们转型这么顺利。我们也在分析,我们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将我们PC上最擅长的产品拿出来,作为我们突破手游的一个缺口。因为这些产品,我们在PC端已经打了很多年,踩过很多坑,所以才让我们转型系数降低了很多。虽然我们暂时跨过了一个坎,但是下一波浪潮会快速来临,所以我们现在坚持一个信念,不管成与不成,我们要把自己最擅长的这一部分,坚持不懈地耕耘下去,即便下一波浪潮踏不过去,我们也有信心,在踏浪的过程中,把它的风险系数降低到一种程度。


张广宇:你的意思类似是说,你是坚持自己擅长的领域做。那这个擅长领域,如果已经有了一些大腕,或者很巨无霸级的,比如腾讯或者什么,有没有什么对抗办法,或者说硬上?


郭斌:其实就拿我们波克平台来讲,我们并不是很糟,之前有联众、腾讯,但是有一个点,我们走差异化的路线,可能玩过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系统,就是防作弊系统,当时我们做这个系统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因为那个时候,腾讯的游戏是一个社交链很强的,他们说你们这样做,玩家之间没有太多的交际,我们是希望打一个差异化的路线,就希望真正打牌的人专业,我们当时的一个口号就是专业的棋牌平台,玩家在里面打牌,他是不知道对方,就可以规避两个人打一个人,或者作弊。所以我们就是找到一种现实生活的情况、情形,所以我觉得这个点就是一个,哪怕今天有很多大佬有差异点,回去就是尝试。


张广宇:就是有这个差异点,然后回去尝试,我记得波克城市2008年就在做。


郭斌:那时候也在做,但是后面做起来然后公司更名。


张广宇:其实八年作为一个游戏公司,逐步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波克城市是我们公司中最年轻的一个,下面这个公司呢,就是说我本人真的是非常尊敬的,他们在前几天刚刚过完了十五周岁的生日,而且十五周岁的生日,本身一个公司十五年也不难,但是它十五年一直在做手机游戏,在手机游戏没有的时候做手机游戏,现在很多人喊没法活了,遇到多大危机,但是你想,这家公司是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的尾巴的时候成立的,历经多个时代,我们请银汉的邝总来介绍一下。


邝小翚:我们确实马上十五年,从手机游戏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们记得我们最好的产品平台是在摩托罗拉的手机,然后我们第二代的产品,是诺基亚N系列的手机,当我们做第三代产品是诺基亚,能够安装APP的手机,然后第四代第五代才是苹果和安卓这样的手机。摩托这样的老手机都经过了很大的坎坷,那我们置身其中经历坎坷也是很正常的,我们曾经资金也很困难,是我们创始人自己去借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公司每个月发工资的时间从来没有变过,都是准时足额给到员工,我们想到创业公司像一艘飘在大海的小船,至于有没有风,或者风什么时候来,我们并不知道,你只有依靠和你一起坐在船上的小伙伴,他们可以帮你一路向前,真正披荆斩棘的搭档。我觉得看过去的15年,一直是两点,一个是以人为本,这个团队是非常结实,在我们刚刚的15年周年庆上,我们也看到很多在公司工作十年或者十年以上的人在,我们一开始十几个的团队,大部分都在公司,而且还干得很好,后面陆陆续续的加入,像我们现在五年以上的,八年以上的同事非常的多,这些同事现在成为了我们整个团队当中的核心和骨干,他们其实起了非常重大的作用。那另外一块,就是整个团队,我们一直非常坚持,就是创业坚持到现在,我们一直很认可手机游戏的未来。这十五年,我们认为手机游戏有很美好的前景,我们认定这个目标,就坚守这个目标,外面的用户很多,我们都没有改变,我们的十五年就是这样的十五年。


张广宇:简单一句话,就是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是在座都是行内人,真的非常不容易,是非常非常难的。刚才邝总也介绍刘总的事迹,我知道一个事,他们和CP合作,按照需要把那个钱要回来,但是刘总就说算了,真的非常仗义。


邝小翚:我们刘总,现在可以尊敬地认为他是互联网大佬,但是在实际工作和对外过程中,对内来看,更想我们一个大哥,就兄长的角色,更多的时候他在关心大家和帮助大家成长,对外的话,他还有他江湖侠义的一面,他有点像金庸小说里面的大侠,大愿意仗义执言,也愿意担当更多。


张广宇:第一还是要打造团队,第二还是要担当才能成功,特别是长时间成功的素质。那银汉十五年,我们觉得很厉害,很夸张,那还有一个比银汉还长的公司,就是蜗牛,蜗牛这个公司也很长,它不是一直做手游,但是是很稳的公司,当时取蜗牛这个名字,是不是就想打造成一个慢公司,并不去抢业界的风头,但是始终是在走的,我们也请时总介绍一下。


时涛:很多人在不同场合都问过我,为什么起蜗牛的名字,这样不显得很慢吗?这个是一个偶然的灵感,就是他看到一个寓言:世界上只有两种动物可以到金字塔塔尖,一个就是老鹰,可以凭借它的翅膀;还有蜗牛,就是靠它的坚韧不拔,持之以恒到达塔顶。但这个名字在我们这么多年,这么多员工的身上,它已经不是一个名字了,已经潜意识印到骨子里面了。其实我们那个地方和成都也有点近似,别看在长三角一带,我们在苏州这个城市,也跟成都很像,当地的人民生活也比较安逸的。我记得以前从北京回来,到晚上九点,苏州街上就没有人了。我真的很不习惯,晚上人都没有,很安逸,直到在蜗牛这么多年,有几点吧。大家最早从端游时代,我们也是2001年做环海世纪,当时很多人说我们很牛,一上来就上3D,但是我们只有3D程序员,但是我们那时候做了非常多的产品,到2009年打出了一款产品,叫九阴真经,然后我们做页游,当时还是网页游戏,还不叫Flash游戏。后来手游来了,我们也抓住这样的机会,大家知道太极熊猫是成功的,但是我们前面死了好几个游戏,像很多游戏一样,上了架以后在后台寂寞地更新,它版本并不大。


回顾这么多年,有几点吧,在座的都是行业里的精英人士,如果坚持下来总有心得,我觉得首先是积累。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其实最大的一个价值,或者说我觉得得到的东西,我们什么都做过。这些东西当时做的时候确实是很困难,而且每一个品类都代表每个人员都要重新来一遍,而不是套用,它真的需要花心思做创新的,所以对你的创新和积累,都是起到一个很好的作用。第二个是说,眼光的问题了,其实当时我们就选了航海题材的游戏,也打开我们的思路,就不仅仅局限于国内的市场。因为当时都是看过韩国的城市向中国输入,像传奇、奇迹。但那时候我们就考虑到,航海这个题材,它在中国的用户群并不是非常高,可能这个与民族和大家的情结有关系,因为中国用户还是受武侠类和个人类的有关系,但是这个是一个向往,我们明朝还可以,但是清朝闭关锁国,大家对探索的精神就没有了,所以这个国内运营一直不大。反而是欧洲、美国,包括韩国很好,所以我们是出去很早的公司,我们2004年就出去了,还有朋友前不久问我,能不能把你们公司给我发行。但是我们都是靠自己,然后说不是你们公司不是很庞大。怎么说吧,有些地方很庞大,有些地方很小,但是这些要做,不做你沉淀不下来。


第三,我觉得是新技术的运用。刚才我说的大家很明显感受到,我们每次都是采用新技术的节点上。比如3D,我们出来已经是3D的世界,做的时候还怀疑,这种设备能不能支撑住,但是到那时候,才发现设备不是问题,已经成为一个趋势,网吧必须换电脑,不然没人上机。还有当时有人说,外部不行了,我们也研究了FLash,但是出来就发现根本没有同类产品。我们用得非常早,当时流行的热血三国这种东西,都不是Flash技术。后来手游也是,也是做了打击感非常强的,技术动作的升级,后来手游来了,发现这个运用上去,太极熊猫马上成为这个行业数一数二的产品。所以大家做产品或者后面规划的时候,技术的前瞻性非常重要。所以我觉得第三点就是,咱们在开发的时候,还是要加一些技术的前瞻性在里面,这样保证你在未来有一个不败的地方。所以蜗牛走了这么多年,就简单的总结,当然有很多,第一个是积累,还有眼光要国际化,有可能你这个在国内不好。但是你精准去做,比如中东、阿拉伯,它那个非常好,我看很多国内公司在那就风声水起,当然现在大家都走出去了,红海也变成死海了,当然最后是技术的坚持。


张广宇:非常谢谢,一个是眼光的长远另一个是眼光的宽度,都是生存和发展缺一不可。我们下一位嘉宾也是非常有侠味的,实际上这样,我们发现今天的公司都讲的,真的是有点慢公司的感觉,真的是,它知道自己每一步怎么做。因为古剑开始做的时候,那时候是网游时代,那时候古剑做单机,这个是否卖得出去或者昙花一现,但是我们网元这块真的坚持下来,现在打造成国内行家非常熟知的IP,我们请我们的老孟,孟大侠讲讲这个逆时而上,挑战不可能。


孟宪明:非常感谢宋总的邀请,我这几天一直纠结,因为宋总邀请我就答应了,因为是好朋友,捧捧场。但是来了后,这些公司都是十几年以上,老板坐在一起,年龄都特别大,就我一个年轻的,我会非常紧张,后来他们来的都是年轻人,我就特别欣喜,年轻人还有话题可谈,所以很高兴。80后已经很大了,所以跟90后、00后分享心路历程。今天主持人一直重复这个主题,这个主题非常有意思,就是说我们在回想公司,一直说不忘初心,最后干着初心都忘了。就跟我今天看一个新闻,一个体育明星出轨了,就我们当初的海誓山盟都忘了,该做的事还得做,该出的轨还是得继续出,我们理解他,但是不能容忍他这种行为,不提倡。网元公司非常有意思,它总赶不上风,所以总飞不起来,它干的事情总比别人慢几拍,整个游戏市场部做单机的时候我们做单机,整个游戏市场不做Online,我们做Online,都做手游了,都知道古剑奇谭网络版很快要上市了,大家知道近五六年没有出收费的端游了。那今年又是手游寒冷的一年,其实寒冷还没来,明年会更寒冷,然后我们公司决定今年在手游发力,大规模在手游上面推动公关,投入人力物力,在手游上发展自己的核心业务。想起非常有意思,怎么你家就这么干事呢,我发现一个特点,互联网是快鱼吃慢鱼,就像蜗牛时总说的,你要么是老鹰,要么是蜗牛,我觉得我们他们多,他们比我们还快,他们是快蜗牛,我们是慢蜗牛。我发现一个规律,从经济学角度上说,当一个市场还有热度存在,你如果更冷静找到你的机会和方式方法,你也更容易找到合适的人和方式和地盘,从当中划出一块蓝海来,去找到自己的发展,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的理念。而且我一直在这想一个问题,初心到底是什么,比如古剑奇谭,大家也知道古剑奇谭2前不久在象山开机,我相信下边可能有古粉在这,不过今天是游戏开发,一会接受媒体采访可能会说电视剧的事,我就想,我们十年前做单机游戏,可能还说得过去,因为那时候,正好大家不做单机游戏的时候。今天我们又投入巨资,大家都知道,我们家是一个实话实说的公司,我们在神舞幻想,投入了4075万,然后后面又加了预算,两者加起来是七千万,我们不说投入四个亿,这个不是人民币,是越南盾什么的。七千亿元对于一个单机游戏,要收回成本,除了疯子会想,什么人都不会想,而且今天做单机游戏,一定会面临市场拓展和成本回收的压力,为什么坚持做呢,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公司不忘初心的人,一定是公司老板。刚才别看老板,我也参加了数字银汉的会,他能把锅碗瓢盆卖了给员工发工资,老板不坚持下来,员工一定坚持不下来。然后你真的这样做的吗?你真的这样想的?如果你坚持不出轨,你是否不去酒吧或者不找个人抱一抱,但是很多明星海誓山盟半天,最后还是抓到呢?我觉得就是抗不住诱惑,如果一个公司的老板抗不住诱惑,这个初心也不在了,这是关键的所在。所以今天还在做神舞幻想的单机游戏,就是我们为了最原始的单机游戏玩家的快乐。我们一般会规划三代游戏,也就是神舞用了三代的产品,这个不是今天就可以赶上今天的国外的超级大作,我觉得我们会拉短、拉近这样的距离,这是我们要做的。另外关于我们古剑奇谭网游版,现在手游都要过去,都要VR,我们还在大力宣传我们的网络版,为什么?这些用户还在,他们希望有新的产品出来,而且我们希望做这件事情,我相信我们的喜欢和他们的喜欢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坚持把这事做好,做细、做精。


再说一下,为什么我们下个月会进一个手游的研发,去深入研究,投入巨资去做手游的研发呢?很简单,很多公司现在放弃手游了,很多受资本的考虑,受资本市场的影响,转身去做VR,我想既然你不做了,我来试试,我看能不能做得更好的产品。所以对于这个公司来讲,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理性思维,而不是感性的思维。很多人说,老孟你特别有理想,你特别有抱负。说实话,老孟也是商人,不时也想出出轨,花花钱,那我也得吃饭,理论上说我还得养我三百多兄弟,我不做好肯定不行,理想肯定要有,不坚持肯定不行。另一方面,我们也得吃饭,也得把生意做好,那怎么才能理性思维呢,最主要的理性思维就是把你的每件事做好,这样才能把你这个品牌维护住。前不久我也跟我交大的校友做了分享会,说什么是品牌,我觉得有生命、有灵魂、有品格的作品,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品牌。IP是什么,是自有知识产权的,这个必须是自己的,但是如果一个IP要过渡到伟大的品牌,就必须把每一件事做好,包括电视剧要做好,这个从剧本到演员筛选都要做好。那媒体要说,你演员选得怎么样呢,一会我告诉大家,我心里的演员是怎么认知的。我们会做好我们每一件事,如果不擅长,我们一定要找到更擅长的公司合作,所以跟阿里的合作,我们是找到一家特别好的公司。是不是真的好,还需要产品出来后,所以理性的思维就是,你如何坚持自己的初心,如何把公司和团队带成给玩家创造院士快乐的团队,这样你才能真正把产品做好。赚钱的事情太简单了,只要产品做好了,让用户喜欢,让用户真正爱你,把产品变成每个人爱的产品,每个人用的产品,他们会给你一碗饭吃,也会想让你丰衣足食,让你吃饱饭,你的衣食父母会让你做下一个产品,这是我对理性思维的认知,谢谢。


张广宇:孟总讲得非常风趣,也非常好,接下来是蝴蝶互动的凌总,蝴蝶互动大家清楚了,它的一个主要方向,我知道是H5,其实H5这个概念很长时间了,但是一直在业内有争议,有的人认为一定会牛,而且会成为很大的品类,也有人说,虽然PC页游是一个命题,但是手机端页游是一个伪命题,所以这个流水带来上千万,也给市场带来一个新的期望,刚才的公司有底子,那么蝴蝶互动是否有心的技术,可以做到在寒冬也好,或者波谷也好,我们在整个行业中有一个新的发展的出路。


王峰:大家好,我是来自蝴蝶互动的王峰,相对前面几位来说,都有一些经验,但是我们在游戏领域,还是一个新兴的分支领域,所以我也想跟大家分享我们的一些经验和当初做这件事情的想法。


我在2014年底考虑做游戏的转型,当时手游很成熟了,我们考虑了一个竞争性的问题,怎么在这个市场上做一件事情保持一个领先,能够做好这个事情,所以当时H5是一个标准,当时H5标准不出来,但是对它理性分析一下之后,发现里面有很多问题,我们还没有经历过,但是思考一下,有些问题能考虑出来,比如入口的问题,像流量,之前都是动态下载的,这个流量怎么解决,包括运行,当时手机的水平,包括H5还在浏览器里面运行的,是否对运能打折扣,还有一些工具,是否会对这个打折扣,所以技术上有很大的风险,这个都是未知的。所以当时我们考虑这件事情,做一些试点的尝试。我们当时怎么考虑呢?觉得如果说要在这个领域做得比较好,冒尖出来的话,还是尽量选择一个市场稍微早期一点的行为,但是刚才几位也说了,对创业来说,积累很重要,初心很重要,你只要坚持自己的方向,总会有自己的结果。我们就选择一个市场早期的领域,能够极早地动手,能够及早巩固自己的地位。所以我们当时切入H5这个领域,当时在这个领域,传奇世界是比较大,我们从怎么发行,渠道怎么建设,都不是很清楚的,但是经过一年多的摸爬滚打,我们把渠道建设弄清楚了,而且其中发展H5,我们除了发展团队之外,还是订了一些策略,比如传奇世界,我们是围绕一个大的IP,这当中也有一些我们以前的经验,这上面我们有十多个知名的IP,所以我们想在发行领域,以及研发领域都一起来与各界互相合作的。包括把我们的IP和广大的CP进行合作。可能到目前为止,大家对H5疑问还是比较多的,基本上从事这个领域的人都很多,大家都会问这些问题,基本和我们刚开始遇到的都类似。但是这个和传统的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H5这个领域算是一个跨界的,跟平台相关的领域,它这个技术生态的建设,你从开发工具也好,或者整个技术生态圈也好,是跟整个游戏广中更广的,我们以前传统的固定的开发环境,这个就是创意和表现,H5这个,除了这个之外,还有更大的发挥。我们知道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整个Web发展是沿着这个路走的,虽然2011年,那时候大家也常识过用Web做APP的手段,但是很多尝试后体验不是很好,但是最近来看,事实又开始逆转了,就大家所用的技术和开发工具,越来越往这个方向转了,除了游戏之外,我想游戏进入这个领域,除了内容之外,可能更多在跨界领域,就跨APP也好,微信也好,可能会有更大的发挥。


张广宇:那您提倡H5创业吗,它有没有一些低成本的特性,如果现在有个创业者问你,我能不能通过H5创业,你会怎么跟他说?


王峰:我是建议准备转型或者有新的尝试的,可以做H5这方面的,但是做游戏,关键在于积累,你首先有个积累,其次无论做H5也好,还是VR也好,你得有个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才能突破,实际上H5,在这个坑,很多厂商都趟过了,包括引擎也越来越成熟,包括渠道也规范起来了,所以这个领域,在现在来看,还没有到一个成熟期,但是呢,一些坎呢,前面的人基本摸索过了,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大家来考虑转型,我是否未来有更好的方向,我觉得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张广宇:包括你们几位老总,会做H5,或者做了吗?


郭斌:H5我们也在做。


邝小翚:我们没有,我们只会做自己,因为我们不擅长做这一块。


张广宇:确实,很多新的技术,大家对它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但是最终还是以自己的需求去判断,那今天下午,因为主题也包括VR,VR这个技术大家有没有关注到,你们是已经入手还是已经在严重?


郭斌:VR这块暂时还没有涉足。


邝小翚:我们对技术的走向和趋势,一直还是非常关注的,就像我们还在做诺基亚游戏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一个很小的核心技术团队,就在做我们的,就将来在安卓和苹果上的游戏的前期研究,包括2011年就投入了很小的项目团队做自研的核心技术引擎,这是后面的时空猎人,在很廉价的安卓机上能运行的技术积累。现在VR这块也是,我们往往技术先行的,我们做这方面的技术积累,但是大规模投入开发,暂时还需要一点时间。


张广宇:时总你们是做大型的游戏,VR这块有没有去做?


时涛:VR已经有在做,而且这两天就会公布,应该在欧美先公布,然后VR,我们在技术上做得比较早的,在去年就在准备做这个东西。


张广宇:孟总你在方面怎么想?


孟宪明:我觉得这两个不一定自己来做,但是不管VR还是AR,都会找最强的合作伙伴,是我们的最佳选择。


张广宇:明白,今天的嘉宾分享都很精彩,提炼一下,如何对抗行业的波峰波谷,第一不怕慢,但一定要选好自己的方向,然后要敢于尝试新的事情,一定要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但是不是说墨守成规,或者市场上什么火就做什么,这个也很重要。第三就是一个团队的打造和坚持。我相信我们今天听这几位嘉宾分享的,都有一个想法,我能不能听到秘籍,但是可能令大家失望了,可能每家的秘诀都是坚持。谢谢各位嘉宾,谢谢大家!


关于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MGC):


GMGC成立于2012年9月,是全球第三方移动游戏行业组织,目前在全球拥有30多个国家或地区近300名会员企业,成员中包含开发商、发行商、服务商、投资商等。GMGC秉持“共建共享,合作共赢”的理念,为产业上下游企业搭建合作、交流、学习的平台,促进产业共同发展。由GMGC主办的全球移动游戏大会(GMGC北京)、全球移动游戏开发者大会暨天府奖盛典(GMGC成都)、亚洲移动游戏大会(MGA)、中国数字娱乐节(DEF)每年分别在北京、成都、上海、深圳乃至亚洲各大城市举办,上述活动已经发展成为业界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行业盛会,产业风向标。同时,GMGC还提供全方位的专属会员的服务项目,如创新沙龙、全球商务考察、CEO晚餐会、GMGC之夜等商务社交活动,帮助中外会员企业拓展业务及建立更多的伙伴关系并促进发展。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互联网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