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新闻中心 > 原创专栏 > 回眸:魔兽世界十一周年 不当爹妈,谁离开它!不为吃喝,谁唱离歌!

回眸:魔兽世界十一周年 不当爹妈,谁离开它!不为吃喝,谁唱离歌!

文章作者:叶千落&Jesse.C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23日 22:45




随着魔兽世界电影预告片和魔兽世界7.0预告片的双重曝光,越来越多的魔兽玩家和看起来是魔兽玩家实际上很久都没有玩魔兽的人们都纷纷的在微信里、在微博上、在空间中留下了自己的感慨。这也难怪,对于由暴雪在2004年11月23日出品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来说,这个代表着一代人互联网世界游戏娱乐巅峰的游戏留下了太多的辉煌与成功,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已经渐渐的不复当年勇,玩家在成长成熟的岁月中流失,但是每当这个游戏迎来一次资料片的更新,就会有无数的玩家带着那一份情怀重回它的怀抱,也许紧紧只是几分钟几天几周,那片互联网虚拟土地上的身影,足以让每一个魔兽玩家感动。


于是,在魔兽世界十一周年之际,让我们从这些老玩家的故事里,去找寻一丝曾经愉快和酸楚中离开游戏又回归的回忆。


【60级的时候魔兽世界显得那么单纯(上图为人类女法师)】



ID:迁徙的鱼,服务器:壁炉谷,职业:法师,种族:人类。

(2006年~2015年。真实职业:某媒体视频编辑)


“大三快放暑假的时候,在玩游戏,学校晚上十一点半断网,然后到了十点五十的时候,我们公会开荒到伊利丹,正准备最后一次尝试,结果服务器提醒我快没点卡了(还剩30分钟),我就在YY里告诉工会的人,他们说赶紧去充;我说学校卖点卡的地方关门了,反正我也快断网了,没事;会长告诉我,服务器提醒你还剩30分钟其实是不够的;于是他帮我充了一张。在我断网之前拿下了BOSS。然后还出了狗杖,会长还分给我了...后来又给我做了副阳炎手套,还给我全身附了魔。感动到不行。副会长是个术士,他还没狗杖(很牛逼的装备),然后他也支持会长把狗杖给我,对我太好。”


“还有就是那时候去新岛(就是中立的一块土地)做日常,我一个法师身单力薄的做日常效率有点低,还经常会被成群结队的部落给干死,后来我就放弃了一段时间日常,甚至连新岛那边的五人本都不去了。后来有一次公会里的一个干事问我为啥不去,我就告诉他这些,他说这还叫事,于是叫了一帮兄弟组了队每天帮我做日常,帮我刷白鸡(魔导师平台副本出的一个坐骑),有一次我们几个做日常的时候被数量比我们多的部落守尸了,然后其中队长和我们说:等下,我叫人来帮我们。然后就听到YY里面传来他打电话的声音(他开的自由麦):喂,马哥,我还有几个兄弟在新岛被人守尸了,赶快带几个人来支援我们来,赶紧的哈。然后几分钟之后就看到马哥带着一大帮联盟兄弟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瞬间把那帮部落猪给清理了。简直就是游戏版的古惑仔。”


【矗立在月下显得那么恬静孤寂(迁徙的鱼游戏美图)】


编者语:与很多魔兽玩家一样,打副本,分装备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之中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高难度的游戏副本中团灭着、坚持着、失意着,然而这一切又都显得无比的珍贵,我们这一代人或许没有当过兵没有太多的一起去冒险的机会,但是魔兽却赋予了几十个人一同站在一条战线上去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奋斗的精神,没有被指挥喷过、没有黑手摸过垃圾装备、没有卡过BUG打BOSS,或许你的魔兽世界并不完整。



ID:二代傲心魔龙,服务器:通灵学院,职业:牧师,种族:巨魔。

(2005年~2009年。真实职业:个体经营)


“wow实在太吸引我了,一玩起来我就放不下。第一个号是个战士,年代过于久远,帐号忘了,名字是“傲心魔龙”,那时候还是九城在代理。第二个号叫“二代傲心魔龙”,是为了纪念第一个战士。那时候在游戏里认识个朋友,一开始在一起玩挺好的,我那时候刚玩身上没金币,拿点卡跟他换,他充了说无效卡,一开始我也不懂,肯定是他黑我的,那时候一张换1000g,后来我就没有和他一起玩了。这是第一次被骗,可是记忆犹新。”


【率领部落面对联盟的攻伐(部落酋长沃金)】


编者语:无数玩家玩了第一个号以后却意犹未竟,开启了第二个号、第三个号...的征程,熟悉了一个又一个职业。当公会在组队开打副本缺乏某个职业时,总会有人顶出来吼一声:“我换号来。”为了工会的荣耀,为了副本能够继续进行下去,总有人这样默默的付出,而又毫无怨言。这样的人值得我们尊敬,而我们有时候也是这样的人。



ID:Libar,服务器:恶魔之翼,职业:潜行者,种族:亡灵。

(2005年~2011年。真实职业:警察)


“wow刚开服的时候我就在玩了,一开始也只是玩玩,但是后来就真的放不下了。最难忘的是开荒熔火之心(40人大型史诗副本)那会,总是有人引到小怪,BOSS的面都见不着,灭得死去活来,后来开荒三个星期终于把螺丝(熔火之心的最终BOSS)给推了。一直玩到85级,把橙匕(一个版本的最强装备)给做了,那会进入社会后工作太忙,不能再像上学那会随心所欲,只好afk。”


【雨水也安抚不了一颗狂暴杀戮的心(血牙蛋刀贼)】


编者语:60年代的熔火之心给我们每一位玩家带来的痛苦都是无法估量的,但是那时候真的是灭的开心。40个兄弟姐妹并肩作战,死亡的痛苦,生存的幸福,共同分享,共同承担。当第一次开荒大螺丝倒下的那一刻,全员的心里都得到了一种满足感,而这种感觉也只有魔兽世界可以带给我们。这一刻我们没有彼此,有的只是一个共同的名字——wower。



ID:李大爷,服务器:艾莫丽斯,职业:萨满祭司,种族:巨魔。

(2005年~2014年。真实职业:客服)


“开始Wow开服第二天。afk好像是今年年初吧或者去年年底。因为玩得伙伴越来越少了,游戏的机制也更简单了,没有需要钻研和权衡的感觉了。如果原来的伙伴回来的话我还是可以一战的。曾经wow就是我的一切,我认为这就是我的世界,现在虽然afk了,我依然觉得他是我的世界,就像长大了以后也会珍藏着儿时的玻璃珠一样,他永远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毁灭的风暴尽在我手(巨魔萨满)】


编者语:在魔兽世界里最为重要的莫过于伙伴之间的友情,在这里你可以为我披荆斩棘,你可以为他两肋插刀,除了在一起扛过枪的人有这种感觉,在别的地方很少能有这种情感的体现。魔兽世界却给予了我们这种最为珍贵的情感,无论你何时何地受到威胁,只要私密一句,你就会看到他从七彩祥云(啊不,是坐骑)上飞身过来与你一起共同对敌。是生也好,是死也罢,这些都无关紧要,你和他在一起就好。



ID:一圣光一,服务器:奥尔加隆,职业:圣骑士,种族:血精灵。

(2009年~2015年。真实职业:某网站媒体编辑)


“70年代的时候我是工会的第一MT(主坦)。刚满级的时候去T卡拉赞,结果扛不住伤害,拉不动仇恨,被其他人飞了,团队里有个牧师妹子,加了我好友,说下次和我一起玩,让我先去打点装备,练练手法,这一次邂逅之后却没了音讯。后来我加进了一个公会,会长说要开荒HS(海山25人副本),有没有人想做MT的,我就问会长什么是MT,会长说你来不来,来就给你装备,从此我踏上了MT这条不归路。HS打完打BT(黑暗神庙25人副本),BT打完打SW(太阳井25人副本)。等我SW毕业了,牧师妹子回来了,我们聊了很多,她说她去结婚了,但是她仍然念念不忘一个小骑士。那一天我伤心好久。”


【70级的年代是每个玩家心中永恒的记忆(T6灾变骑)】


编者语:魔兽世界虽然是一个战火纷飞的世界,但是,纵使有着各种仇恨和愤怒,却也经常可以萌发出爱情的嫩芽。细小的举动,毫不起眼的细节,往往是这个嫩芽膨胀的催化剂。有的wower历经千难万险,最终修成了正果。有的满怀期望,但最后失之交臂,即便仅仅是昙花一现,可藏在心底的那份最真挚的感情却是永远不能够忘怀的。



ID:艾尔卡丝,服务器:纳克萨玛斯,职业:牧师,种族:亡灵。

(2005年~2006年,2009年~2011年。真实职业:通信工程项目经理)


“最早是2005年,玩的是女亡灵牧师,叫艾尔卡丝,这名字是玩魔兽前魔力宝贝里一个一直没过去的boss名字。然后一大男人就被团里人小艾小艾的叫着。后来会里人见面都说卧槽,以为是个可爱小受,没想到你丫还是个大胡子。我中间有段时间没玩是因为高考去了,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TBC(wow的一个资料片)的时代了。国服开4.0版本的时候,为了抢首杀我请了一个月假在家打副本,玩了两个版本后,会里的矛盾逐渐显露了出来,后来便afk了。现在我的感觉是魔兽世界像一个和你和平分手的ex,跟它有交集也可以,完全不会尴尬,偶尔一起聊聊天,回忆回忆过去,讲述下现在也觉得挺有意思。”


【黑暗的终点即是光明(亡灵牧师)】


编者语:很多人在经历了一些人生重要的事情后,或者因为一些事情afk之后,又回归到魔兽世界来,因为这里并不总是硝烟弥漫,飞火连天,更多的却是一种人性,一种最初的温暖和感动。在虚拟的背后,都是一群怀揣着友善,带着温情的真实的人。也许是因为没有激情而离开,但有时候会到这里,仰望艾泽拉斯大陆上方的星空,回想着过去的发生的故事,不禁又有一丝丝触动。



ID:高岭爱花 服务器:冰霜之刃,职业:战士,种族:血精灵。

(2006至今。真实职业:宣传策划)


“在wow里真的是认识了好多朋友 每次老公看见我跟他不认识的人聊天问我是谁的时候百分之90我的回答是“玩魔兽认识的 ”而且现实生活中还会和大家一起出去玩;还有一开始对魔兽的审美很不理解,但是现在觉得亡灵牛头人什么的最帅了!从魔兽到暗黑破坏神到炉石传说到风暴英雄再到将要出的守望先锋都是我特别爱玩和想玩的,魔兽世界简直带我入了暴雪的大坑!得入暴雪门,无悔游人生!”


【面对千军万马,绝不退缩一步(血精灵女战士)】


编者语:魔兽世界将很多不认识的玩家凝聚在了一起,那些操着不同方言,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在这里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畅所欲言,一起经历那些发生在艾泽拉斯大陆上的难忘事迹,痛苦和幸福同在,欢笑和泪水并存,这里没有做不到的事,也没有过不去的坎。魔兽世界这个平台既是荣耀的开始,也是荣耀的结局。



ID:叶小芊芊 服务器:壁炉谷,职业:圣骑士,种族:人类。

(2005年~2015年。真实职业:某游戏网站主编)


“对于我来说,魔兽世界更像是一场全家总动员的快乐故事,并不会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着七八个喜欢玩魔兽的亲戚的,所以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总之我的父亲、姑姑、表哥、老婆还有我,都成了魔兽世界的玩家之一,这以至于我们经常在家里聚餐的时候一桌人开始聊魔兽世界。如今工作繁忙,加上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所以魔兽世界也就是难得上去撸撸随从,搞搞舰队,没事和三两个好友下下随机本,7.0出了自然还需要继续上去把玩一番,相信很多玩家和我一样,每次新资料片出来玩个几天爽,又得回到原本得节奏中去,没办法,不好好上班孩子得奶粉钱怎么办啊。”


【BOSS还是那个BOSS,心却不是那个心(叶小芊芊游戏美图)】


编者语:与家人一起畅游艾泽拉斯大陆,带领他们真正的游历这个世界,让他们也了解到这里不止战火和硝烟,让他们在这里也发现美好,获得快乐是很多人的愿望。而美好的愿望总是眷恋着一些幸运儿。一个大家庭来到魔兽世界,不但将这个家庭的关系紧密相连,更给魔兽世界里生活的人们带来了一丝家庭美好的气息和难能可贵的爱。



在通过以上对众多魔兽玩家的采访,小编我作为一个忠实的魔兽玩家也同样的深有感触,当明年魔兽电影上映,小编也会与曾经在一起奋战的好友共同踏进电影院,只为了当初的荣耀。当魔兽世界在2004年第一次打开艾泽拉斯大陆的大门之时,我们兴奋的在黑海岸边嬉笑捕鱼,在哀嚎洞窟里迷失方向,在荆棘谷畅爽酣战,在南海镇你来我往,在一次又一次的灭团与重生中感受着来自于另一个世界里的酸甜苦辣。曾经的少年少女已经长大成人,十一年的春夏秋冬让学生走上了社会,让学习变成了工作,让生活变成了生存。


我们回忆了那些过去的事,而艾泽拉斯大陆上的战火依然在弥漫着。当7.0版本降临的时候,也许瓦王会战死,安度因成为新的国王,也许出来一个新的部落酋长,也许各种传奇人物会以另一种方式与玩家互动,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我们可能还会回到艾泽拉斯大陆上战斗一番,只为了那最初的荣耀。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叶千落&Jesse.C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R星 影子战术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