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VR频道 > 人物专访 > 专访3Glasses蓝珀S1主创团队 王洁谈不赚硬件钱内容才是真

专访3Glasses蓝珀S1主创团队 王洁谈不赚硬件钱内容才是真

文章作者:典言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30日 10:52

【本文系着迷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着迷VR06月29日,3Glasses“蓝珀S1”预售发布会在京隆重举行,3Glasses推出了面向消费者市场蓝珀系列及VR配套产品,最终的价格为2999亲民价格,发布会结束后,带着疑问3Glasses创始人兼CEO王洁及重要合作伙伴接受了媒体访问,以下是现场专访实录:

现在很多做VR的公司也类似于也跟咱们3glasses用的方法差不多,开放SDK,或者说吸引开发者进来,吸引更多的内容提供商进来,我们如何用一些什么样的办法去让进来的开发者或者说运营提供商让他们紧密团结在我们周围,把这些东西做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价值?

王洁:我们是这样理解开发者的,很多人都会讲硬件应该做分发平台,但是这个板块在我们这里毋庸置疑也是我们的一个板块,前提初衷很重要,今天我们杨总,峻瑞说的一样,我们这个时候开发团队进来是没有办法做足够大的这个利润,尤其是现在很多开发团队,除了我们所说的大厂以外,90%都是这个独立的开发者,在中国非常的明显在海外也差不多,那么这些独立开发者我们理解为我觉得这个内容是来自于他们创造的,这不是我们的诉求这个只是买卖,但是对于3glasses来说我们更加愿意开发者如何更好创造自我品牌,最终把自己定位于服务平台,而不是在分发,我觉得内容分发只是一个结果而已,对于我们来说结果是什么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为别人做什么,因为大厂就不用我们帮VR直接合作就可以了,各种大平台方,像前期有非常多这样的分发他们都是大的平台方,大家都是内容跟硬件的合作者是天生的,但是对于真正的这个小的,VR原创的开发者们我们希望可以帮助他们打造个人的品牌,自我品牌,让他们秀出最好的自己这是我们最大的跟普通的内容分发最大的不一样,就是我觉得帮助开发者承诺,我一直有一个理念就是当3glasses身边所有的合作伙伴都赚到钱那么我们也不至于太差,所以我前提的初衷就是我赚到钱我希望身边所有人都好。

如何帮助开发者创建自我平台而不是内容本身,因为VR不仅仅是说你给我一个内容,对于VR创业者来说有非常多的迷茫跟不确定,VR就是市场无比的大,机会随处都在,选择多不反而没有选择,所以这一年碰到太多的这个开发者觉得说,我到底该做什么不知道,既然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更愿意说,怎么样基于像保姆式的一个贴身服务,我觉得VR就是这样,更好从他们团队本身或者说个人本身帮助他们,给他他们一些意见或者说一些方向,这样无所谓是做游戏还是做什么,因此我们更愿意讲互动,这是我们愿意的,包括从团队本身自我品牌的建立,包括他的内容的方向,包括最终他的一个变现渠道,因为变现有B端有C端,这个内容带来的曲线就不一样,除了我们本身对市场理解之外还有我们这么多年强大的线下所带来的这个真实的数据,客观的真实数据而不是网上所谓的数据,这样从方向上,从整个对行业的一些理解。

有很多是综合解决方案,告诉他们可能你现在做房地产,那房地产可能怎么来做,那因为我们做房地产就比较专业了,基于我们在国内这么多年的经验可以给到大家的一些支持包括一些行业资源,我觉得这个表现一定是多方面的,能不能挂在网上你来付费买,这就叫变现,所以我更愿意从B端到C端,这是我提出的这个概念,VR没有办法直达C端,但是从B端到C端是可以,但是B端隔行如隔山,所以我们这些方面从方向上,从真正的这个线下渠道上,从我们后台大数据的支撑下包括我们这么多的内容平台方的,他们的力量或者说一些外力的这个渠道还有资源上给到他们的帮助甚至在初期的资金上我觉得这个是我们跟所有的,就是绝大部分的这个硬件的内容的平台方所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更愿意的去创造开发者的平台而不是说内容的品牌。

上游的芯片厂商比如说屏幕厂商,他们在VR方面做了很多的一些技术的这个革新,他们可能就是从自己的角度,延迟这一块的话几毫秒这样来延迟方向的努力,那么像这样的厂商可能往前推一小步可能就把VR往前推进一大步,这样的话你觉得原来的这块创业团队,他们的发展有没有一些建议或者说转型,团队的出路在哪里?

王洁:两个端,一个线我们去年我们定制了一条线,前年开始定制一块屏,今天才出来,线一年屏两年,未来我们可能还回去别的这个定制化真正专业的这个VR,这个是跟上游厂商合作,要么砸钱你给我弄,要么就是给我包了,第二像我们基本综合厂商,定不全。认同我们对虚实现实的这个专业,我们觉得虚拟现实未来两年的这个参数在哪里,屏有屏的瓶颈,然后我们共同定义一个,今年可能需要我们的参数,那么证明我们的定义在今天是对的。所以是一波强强联手,上游也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上游,带动整个的行业,但是不可能说某一家公司把这个包全了,那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创新了以后,因为VR不仅仅说是10家公司或者说5家公司来做,那么这个产业就毁了,需要的不同的这个公司,不同的这个用户使用业态来,我理解就是第一创新者,第二追随者,那么没有资源整合能力的,这样的厂商来说,我们算是早期运气比较好的,遇到一些同仁的理解,愿意起来,那么没有也保不齐,那么这些追随者也很好,那么追随者,是从应用场景的创新,VR的整个技术会辐射很多行业相关的,是不是往教育创新,就算教育这一个领域也是有很多非常不同的教育板块,你在表现方式上甚至在交互方式上,包括你的玩法创新上我理解都是创新,那就看这个企业在哪个方面是他的强项,所以我觉得应该是从两个方面来审时度势,看自己可以在哪个维度上去做好自己的那块牌。

在我们在这个平台以及未来的这个政策有什么样?

黄炜:单就S1来讲,我们的开发者专门为了S1定制的一些内容,就根据S1的一些特性,比如说刚才说的2米乘2米,4.5米乘4.5米必然有一个不同,所以我们首发的产品是根据S1的特性来定制的产品,所以说可能名字一样,但是玩法上和体验上有一些不同的,一般的话,我们同样会采取这样的方式,有一部分是这个平台是开放的,我们并不限制什么样的内容可以到这个平台上来,最终这个平台是开发者或者说这个内容是开发者他自己想做的什么样的内容,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如何帮助他做的更好,具体的方式合理合法,比如说让他更好更快的这个纳入SDK这个是最基础的服务,包括有一个想法如何让想法变成一个产品,然后选择什么样的技术,我用什么样的这个引擎,比如说我做游戏,这个游戏是要坐着玩还是站着玩,还是要手拿着玩这样的东西,包括你选择之后要多少人,这个空间要多大,等等这方面需要给开发者,他们的想法是做出最好的内容出来,甚至是包括他公司运营,融资,是不是要找会计,这个方面,能够最大的帮助他们做出最好内容出来。

现在很多的,像S1的话还有一根线,现在也有一些厂商比如说用背包电脑,有的芯片厂商也在推一体机的方案,我们在下一步的产品规划上面有没有一体机的想法或者说是其他的这个应用,去年的时候你好像提到过,可能也会有,我们自己也是在做这方面的尝试?

王洁:一体机的整合方案我们一直都在做,对于我们早期的资料有关注过的话早期的我们一些合作伙伴,也是全球最顶级的合作伙伴,已经在全球大厂上具有拿过我们一体机去展示的,在全球的一些开发者大会上,但是我们这次却没有把它当成3glasses 的这个主推的产品,而是把它作为这个定制来做,这个时候(英文)的方案是未来的趋势,也不是说以这个手机的产业链去(英文),就是VR的技术,已经到了一个点,放到这里还不错,现在的这个手机(英文)是硬板的这个手机或者(英文)手机封装起来,如此而已,仅仅是可以用,但是价格和其他方面并没有手机便宜,为什么不用三星(英文),我在2014年就说过,虚拟厂商不适于在当下基于手机去做业态端,因为手机厂商有这么多年的供应链包括他们的销售渠道,这是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所要引领的,而且对于手机来说我们不比他来的更为熟悉,所以优势一定在他们,但是未来真正VR我们说能到我们造梦的环节,美梦成真的样子的话最后是越来越专业的,真正一次为事业的一些专业的这个公司,已经开始逐步定制化,但是我定制了屏可能隔了半年一年开放出来大家都可以用,或者说HTC定制了什么东西,隔了半年一年大家也可以用,这样慢慢形成VR的硬件生态。

无线传输的这个技术,在去年D2的这个发布会,我们有一个60核磁的这个传输,当时是2015年的时候那个懂行的就知道,那是非常厉害的技术,在那个时候,在当下依然是,但是我们真的是在用的时候就发现,对于干扰包括对于延时,因为VR对延时来说太敏感了,还是没有办法到真正的量产级别,拿出来做SHOW还是很漂亮,但是所有拿到这个产品都是希望到这个消费者的这个手上,我们主推的都是量产的,所以这个产品当下的无线传输用肯定是越来越好,明年后年可能会有突破,但是当下不可能,就算做了插线都比较麻烦,这个延时还要花这么多的精力来做,最早的不知道大家是否做到,原来是有一个盒子是无线传输的,拿这个白纸过就是传输显示器了。就用了无线传输有一个盒子在主机端然后这边接着,拿一张纸往这边过,就从头来过,但是这个产品还是失败了,因此我觉得无线传输的话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无论是大环境还是小环境,但是未来肯定是这个方向。

王铨彰:基本上LED的荧幕,是我们大家都是认为有残影的,因为是背光的总打开,因为我们画面的更新有一定的频率,还没有这个新的资料来就发旧了,这个发光就会察觉到这个残影,一般的这个电视坐远一点就不会觉得,但是稍微坐前一点这个残影就会出来,以前也是一直在克服这个问题,当然OLED是一个解决方案,因为一下子就熄掉而不是背光,所以我们就想了一个方法跟我们厂商合作,把这个刷新率拉高,拉高基本上这个问题也会降低,可是还是一样有背光存在的问题,所以我们就做120帧的这个画面,但是拉到240,我们就把它抽出来,就黑屏,亮了一下就熄掉,在拉高显示的频率情境下,就很像OLED的效果,到残影的问题就降到我们人可以接受的程度,这个预测做的很好,头跟画面也有跟上,就可以看到整个清晰度非常的清晰,我想这个应该是技术发展的一个趋势,因为我们保留了这种LED荧幕非常漂亮的,然后是用OLED来解决的这个残影。现在做头盔的公司也都是在观察这个发展的趋势,那么我们今年4月去美国去参加研讨会,我们中间有去一家非常知名的这个公司,他们对我们现在的产品非常有兴趣,我们并没有显示给他们看,但是看起来这个技术的发展也是未来的一个很好的方向。

目前3glasses 已经卖了上万台,做硬件不赚钱的,那么未来3glasses 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王洁:所谓互联网免费经济绝对不是说免费不赚钱了,是因为我觉得我们要用互联网的模式,去审视整个VR的这个业态和生态,但是只要是商业公司就一定是逐利的,因为大家都要生活和消费,我们先有电视然后才有电视节目,有了电视节目才会有演员主持人的需求,这样理解的产业,当下第一就是我们需要设备,有了设备开发需要有开发者开发,然后用户才可以拿到这个内容,所以设备肯定是第一往前走,怎么样让大家更可能多的在产业之初就愿意以小的代价,尽可能多的用户去拥有这样的一个产品。

不管是送的还是说购买的,但是以目前相对带来不错体验的,送都送不起,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最大的点我们不完全以逐利的前提条件下,保证公司生存的前提下是可以让更多用户购买得起设备,这确实在中国来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单单是我,基本上所有的都是这样的策略,虽然卖6888,整个的这个激光定位来说,我相信远远没有传统的硬件所谓的毛利率,之所以会有VRSHOW,硬件不赚钱那OK了,投资人赚钱,还有用户要起来,意味着开发者要让更多的用户接受这个内容,那么这个内容跟上一个记者在说,内容一定要赚钱,也就是帮助所有这个开发者如何赚到钱,从仅仅一个想法变成最后的现金,赖以生存自我造血的能力,VRSHOW跟内容是分成模式我们是三七开,内容方拿七我们拿三,不管是从B端来还是C端来,只要这个内容是获利我们会尽我们自己能力,包括这么多好的合作伙伴的渠道不管是线上线下,去帮助他,什么样的产品会更好一些我们的VRSHOW给他一些产品指引方向,尽可能让他少走弯路所以我们才会说,未来如何把这个量积累起来,或者说整个用户起来了,不像现在手机这样的使用率高,哪怕到了一定的这个规模,千万级的这个规模由此带来的延伸。

VR创造不仅仅让你玩游戏看视频,创造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的平行空间,一个迭代空间可以理解为在VR的世界,跟真实的这个领域是一样的,VR整个盈利模式是在真实世界所带来的这个感觉是同样存在的,而不是说房子盖起来了,不让你再还要花钱,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未来的目标是如何通过内容的服务来逐利,或者说带来应有的价值,因为服务业是有价值的,无形资产也是有价值的,硬件产品也是产品,带来的这个延伸空间也是非常大。

内容一定要出量,才可以上一些内容,这一块的平衡点你们如何做到的,找到这个平衡点的?

王洁:第一国内早期的对知识产权的尊重这方面,在早些时候不是那么重视,现在我们看到这两年从国家的层面,市场层面包括从我们层面我们也愿意为好的内容去付费,包括为了好的电视,好的电影去付费,这种模式的形成,从70后,80后,90后慢慢的生活水平就越来越高,对于这些无形资产的尊重,这是一个提升的必然。而且这个时候在国内有两波的市场一波是真正走知识产权的,还有一部分也不是说不好,就是做一些基础的设备,或者说玩具这样的厂家,那么这些的话仅仅是为了硬件而硬件,更多的可能会有山寨,比较初期的这个玩具,带来的一些初期的VR的体验,这两种对市场都有当下的这个导向。

我在对外场合都在呼吁尊重知识产权就是在尊重自己,当所有内容开发者花了很多心血,他们做一个创意不容易,开发了内容之后,山寨立马就出来了,所以这个是信息的失真,其实我倒觉得从山寨来讲是希望所有人都用,但是又需要开一个模式,不是偷的,用的前提是我经过你的允许是可以用的,并不一定是付费或者说免费,没有经过别人的允许就不可以拿,拿的话就会偷,第二拿过来之后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变现,因为好的用户自然会去买单,所以说怎么样在行业里尽可能的引导他们到正常的渠道去获取内容不管是免费还是收费,这个才会良性循环的这个关键,要不然就会很可怕,硬件我就不赚钱,然后VR硬件定制化的屏幕,定制的一条线多贵,我们自己扛着可以,那么那内容厂商好不完做了一个内容就被别人拿过去就山寨了,拿去就破解了,内容厂商也花了很多钱赚不到钱,那就投VC,拿投资的这个钱,投资投了两年没看到这个钱在哪里,所以说这个毕竟是一个商业模式,商业模式的成长是所有人在里面都可以找到自我价值所在,获利而不止是经济利益,所以我们更愿意在行业之初像大家说的把规矩定好,要不然产业所有人都不赚钱,只可以说我不赚钱但是通过量起来了从渠道还有其他方面可以填补这个空白,但是当下的VR存量还不到,像手机电视这样的量级,还没有通过外部的第三方资源,因此这个前提还是自个得用好,我至少觉得这个是正确的路,至少这个路径会慢一点,但是我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让整个生态真正的良性循环起来,而不是恶性循环。

到了今年是比较关键的点,这个关键的点主要是指哪些方面?

王洁:因为今年各大消费版都出来,第一波的消费市场,不管体量有多大多小至少代表第一波的这个市场的反应速度,这个很关键。第二还有今年就是说整个资本环境,全球传统行业真的蛮不容易,现在这个行业来说,大家从任何的角度来看真正的这个大的企业,做的比较好的,也就这么几家,那么这个行业也起不来,就要看这个资本如何助力使这个行业起来。在这个市场比较差的时候,如何让资本进来,商业行为的这个公司最终也靠用户的,无非也就是这两点。还有就是今年针对二级分化的市场越来越具体,比如说品牌专业部分,他们对这个行业的破坏力,包括怎么样去引导协同最终走到一个平衡点,这方面都比较热,大家都进来。今年下半年其实都蛮重要的。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典言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