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着迷网 > VR频道 > 人物专访 > 专访威锐影业董瑷珲:谈谈VR也聊聊内容变现那点事

专访威锐影业董瑷珲:谈谈VR也聊聊内容变现那点事

文章作者:丹哥说VR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30日 10:58

在11月初,威锐影业的董老师作为中国VR企业代表,出席了在旧金山举行的首届VRS大会(Virtual Reality Strategy Conference 2016),而我们本次访谈的重点,自然也是围绕这次大会的内容。这里再简单介绍一下。威锐影业是VR行业知名的国际性影视机构,总部位于北京,并在纽约和曼谷建立了分支制作机构,主要从事VR影视制作、VR影视设备租赁、VR内容制作与商业应用培训、VR全案制作等业务。

VRS大会是由Greenlight在今年首次举办的行业策略大会

董老师首先简单介绍了一下VRS大会,它是由关注VR行业的咨询公司Greenlight发起的行业策略大会,旨在交流和讨论VR产业的现状与发展,为业内人士、关注VR的其他企业以及投资机构提供相关的参考。“通过我的观察,本次大会大家有一个共识,那就是VR的发展比大家的预期要慢一些,从美国来看也是这样。通过Greenlight之前发布的数据,我们发现VR视频的发展要优先于VR游戏,说明大家还是对视频行业还是更有兴趣。基于这个观点,大会有一个简单的预测,在明年内容市场的发展方面,VR视频发展会更快一些,包括一些新兴的AR和MR的应用在明年也会出现一些现象级的产品。”

作为VR行业的重要市场,中国自然也是大会所关注的一个焦点。据董老师介绍,在交流中他发现很多人其实不太清楚中国市场的具体情况。“其实很多中国企业都在美国投资一些技术领先的公司,而相对于内容,中国企业更关注硬件和技术公司。而美国这边的公司,即便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也很难出手。因为中国市场与美国非常不一样,美国的很多VR内容到中国都没办法变现,而且对于内容的好坏现在还没有一个评价机制和群众基础,所以大部分内容公司目前还是主要考虑欧美市场。”

“现在能进中国市场的美国VR企业比如说Jaunt,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有中方资本的背景,国外很多投资机构对于中国企业也只是小规模的股权投资,大的战略投资并没有多少倾向于中国,不过双方的交流还是很频繁的,美国的VR媒体也经常来中国参加交流。我在会上也看到一些国外创业公司,他们非常清楚自己要干什么,他们切的领域非常明确,比如说环保、医疗等,不过他们的定位在欧美和美国都是可行的,在中国市场则是完全不行的。中国是一个流量社会,很多业务关键要看你的流量能不能做起来,而在中国的很多领域,并不是创业公司的规模就可以做起来的。”

在VRS大会上提出的观点主要有两个:真人实拍和内容本地化

作为本次VRS的嘉宾,董老师在大会演讲时也提出了自己一些观点,而我在采访时也请他说了说。他的第一个主要观点是:在VR视频内容方面,从美国的技术和实践来看,更倾向于制作数字化的CG内容,而中国观众的需求可能更适合采用真人实拍的形式。“数字化内容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可以交互,其实我们做VR视频的重点依然在于如何讲故事,既然VR是全新的媒介,我们肯定要做与传统影视讲故事的方式不一样的东西,大家才会接受。但VR视频的推广也需要考虑中国观众的需求,我前面说过,中国是一个流量社会,虽然在中国也有二次元群体,即使你有一亿流量,这个流量与整个中国的社会基础相比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动画电影很难发展起来的一个原因。现在我们都在讲IP,其实演员也是IP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爵迹》的票房为什么不好,那么多明星如果采用真人实拍,票房绝对要比CG化的方式好很多,观众还是喜欢看明星本人,大家觉得CG的东西很假。我认为,在中国做VR内容,真人实拍更容易让观众接受,这跟文化有关系,美国观众从小就看漫威和DC,他们的整个文化环境与我们不同。”

说到文化,董老师的第二个观点其实也有文化相关,那就是内容本土化的问题。“现在国外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内容,但放在中国一般人根本看不懂。首先这与VR的方式有一定关系,在VR里没办法加字幕,这不是说不能加字幕,而是加字幕会跟VR的表达方式有很大冲突,在全景环境下你字幕加在哪里合适呢?而最重要一点是你的故事逻辑,不要说英文片,现在中文的VR作品有多少人能看懂?我们在VR的叙事上还存在很多问题,这时候再加上文化差异,观众理解起来是很困难的。你现在看,无论是在网络上的流量还是国内的票房,国外电影都不是最大最好的,流量大票房好的还是中国本土的内容。我们本土的文化性已经远远与世界拉开了距离,中国文化非常独特,国外的创作者很难适应中国文化,所以我说内容需要本土化,这也是国外内容想要进入中国所面临的问题。”

现在大家对于VR的理解有点局限,只要是与虚拟现实相关的都应该是VR

我们后面的交流从VRS转移到更广阔的话题,我问了问董老师如何看待内容变现。他对我说,为什么在会上大家共识的观点是VR的发展比预期要慢呢,其实就是大家没有做到变现。“其实美国的很多内容公司比我们还困难,他们也没有做到变现。大家共同的问题还是不太清楚VR这个东西到底能做什么,我们是供应商没想明白,而作为采购商的客户也不知道如何用VR去赚钱,这是最大问题。”

就这个问题,董老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总结下来,我们的VR内容必须要与实体经济结合,我们要想办法解决客户的问题。美国的一些创业者,他们做的东西并不是只针对VR的,而是解决客户在行业遇到的实际问题,比如说医疗和教育,只要有一个点是真正对客户有价值的,那么人家就愿意买你的产品。我们现在是看得比较多,想得比较多,却没有真正从行业下手,帮助行业客户真正解决问题。“

接下来董老师举了一个旅游的例子:“在中国我还是很看好VR旅游的,因为目前旅游行业没有太多公共系统的介入,不像医疗教育,而且中国的旅游景点也很多,各地都在发展旅游业。现在黄金周出游面临很多问题,我们通过VR就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但这并不说你拍一个全景视频放到网上就可以了,只要你放到平台上一定是要刷流量的,刷不起流量就没有任何价值,对于景点来说如果你不产出价值,今天他让你拍,明天就不让你拍了,我们现在没有真正提供一套解决方案,我们只是提供了一个制作。所以现在VR需要与实体经济相结合,能够客户真正解决问题,帮助客户赚到钱,这才是所谓的行业解决方案。”

“大家说到VR有点像喊口号,好像必须是要戴着头显才算是VR,而把虚拟现实给忘了,其实只要是跟虚拟现实相关的都应该是VR。在国外就没有那么多的观念限制和障碍,我基于一个手机开发的APP不戴眼镜也可以是虚拟现实,只要能让普通人在生活中解决一些问题,产生经济价值,那就是好的东西,那就能推动行业发展。说到我们自己,我们从售卖拍摄设备到租赁拍摄设备,再到内容制作服务和全案制作业务,我们服务的链条正好是产业里大家的需求链条,我们帮助大家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大家才会在我们这里消费。“

威锐影业的愿景还是制作优质的VR影视内容,核心点是讲故事

交流的最后依然是询问创始人公司愿景的环节,对此董老师表示,威锐影业有着很强的影业属性。“虽然我们是从传统影视过来的,但无论是在表达方式、技术实现和商业模式,我们都在探索到底VR影视是什么样的形态。我们认为VR影视会与传统电影的模式类似,但在内容制作层面又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交互,我们不想只做单一观看型内容,我们正在尝试重度交互性的内容。当然我们也不一定是对的,只不过我们分析下来认为重度交互性的VR影视将会是一个可行的方向,一旦它形成一种产业模式,大家未来做VR电影可能都是这样的方式。所以我们还是牢牢抓住影业属性,我们的核心点就是做好讲故事的VR影视内容。“

VR or AR,能解决问题的就是好R

与董老师交流的信息量是巨大的,限于篇幅的原因,我也未能将董老师全部观点都呈现出来。但有一个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观点,那就是无论我们做VR还是AR,做游戏还是视频,我们都需要考虑目标客户或用户所面临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说让客户赚到钱或者用户玩得爽那么简单,我们确实需要了解更多行业客户的特点和痛点,了解更多消费者深层次的需求,这样我们的产品才能真正成为解决方案,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黑猫白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唯有如此,VR才能真正变得有价值,真正带给我们工作和生活上的变革。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分享到:

    丹哥说VR

    

    精彩推荐更多>>

    原创栏目

    同人 专栏

    热门资讯

    美图囧图更多>>

    其他人也在看